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已有 4225 人浏览分享

开启左侧

《觉醒年代》里,除了陈氏父子,你还喜欢哪个角色?为.....

[复制链接]
4225 3
4afa911045c55db737b83d489709fd4f.jpeg


《觉醒年代》里,除了陈氏父子,你还喜欢哪个角色?为什么?


一名历史教师。陈独秀研究网站为本人发起并自费创办。欢迎您的光临,谢谢您的支持!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评论 2

孤松独秀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11-23 22:26:06 来自手机 
除陈独秀先生外,我最喜欢的是李大钊先生。
我曾看过《革命者》,电影里李大钊先生牺牲前一晚在月色下他轻轻唱着国际歌,以及上刑场时他的那段话给我触动极深。

“……我从黑暗中反叛而来,却不属于未来的光明之地,我的脚,踏在黑暗和光明的交锋处上,或许有一天,黑暗会把我吞噬。可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能走向光明,拥抱光明,我,我愿意去直面黑暗,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阳光会普照整片中国大地,我坚信!”

《觉醒年代》中体现出了李大钊先生率先扛起马克思主义的大旗,在《新青年》等杂志上发表关于马克思主义和俄十的文章。他还断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先生似乎也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那种环境下的前辈都相信未来,我为什么不相信呢?如果就此止步,又怎么能看到插满红旗的地球?我已经属于光明,应当把这份光明继承下去,照亮所有人。
可惜先生啊,他牺牲得太早了,离1949是那么远。现在的确世上再无他,但社会主义的确没有辜负中国。
微博id:孤松独秀-

孤松独秀  新手上路  发表于 2021-11-23 22:27: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除陈独秀先生外,我最喜欢的是李大钊先生。
我曾看过《革命者》,电影里李大钊先生牺牲前一晚在月色下他轻轻唱着国际歌,以及上刑场时他的那段话给我触动极深。

“……我从黑暗中反叛而来,却不属于未来的光明之地,我的脚,踏在黑暗和光明的交锋处上,或许有一天,黑暗会把我吞噬。可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能走向光明,拥抱光明,我,我愿意去直面黑暗,因为我相信,总有一天,阳光会普照整片中国大地,我坚信!”

《觉醒年代》中体现出了李大钊先生率先扛起马克思主义的大旗,在《新青年》等杂志上发表关于马克思主义和俄十的文章。他还断言,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先生似乎也给了我继续走下去的勇气——那种环境下的前辈都相信未来,我为什么不相信呢?如果就此止步,又怎么能看到插满红旗的地球?我已经属于光明,应当把这份光明继承下去,照亮所有人。
可惜先生啊,他牺牲得太早了,离1949是那么远。现在的确世上再无他,但社会主义的确没有辜负中国。
微博id:孤松独秀-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恭常  网站编辑  发表于 2021-11-28 15:2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大钊先生。

因为一首诗:“英雄淘尽大江流,歌舞依然上画。一代声华空醉梦,十年潦倒剩穷愁。竹帘半卷江天雨,蕉扇初迎海外秋。忆到万山无语句,只应共泛五湖舟。”

因为《青春》:“进前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

因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因为“北大红楼两巨人,纷传北李与南陈。孤松独秀如椽笔,日月双悬照古今。”“北李南陈,两大星辰。茫茫黑夜,吾辈仰辰。”他与陈独秀先生是最灵魂契合之人。

因为《狱中自述》:“钊自束发受书,即矢志努力于民族解放之事业,实践其所信,励行其所知,为功为罪,所不暇计。今既被逮,惟有直言。倘因此而重获罪戾,则钊实当负其全责。惟望当局对于此等爱国青年宽大处理,不事株连,则钊感且不尽矣!”

明明可以获救,他为什么选择死呢?《革命者》里,他说:“国共合作破裂了,大革命失败了,很多同志都牺牲了,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就再算上我一个。从古至今,没有一场革命的胜利,不是用血换来的。如果我死了,能够唤醒那些麻木的人 ,能够让活着的同志们更加奋勇地前进,我可以去死,我应该去死。”

白色恐怖之下,他的遗骨六年后才得以安葬。后来,他的墓碑更是被深埋于地下。

我会想起他的夫人亲切的叫他憨坨。我会想起他的热烈他的激情,演讲时他举手投足间的力量感。我会想起一把油纸伞下,他与陈独秀先生一齐说道:“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会想起他振臂高呼:“社会主义绝不会辜负中国!”

“我们现在有了很多的化身,同时奋起:
  好像花草的种子,被风吹散在遍地。”

他与他们,深深的爱着这个国家。
他与他们,燃烧自己作为一支支火把。



Screenshot_20210623_110212_com.sina.weibo_edit_706305559308890.jpg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

关注

1

粉丝

2

主题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3:38 , Processed in 0.060217 second(s), 24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