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已有 1130 人浏览分享

开启左侧

抗战一年

[复制链接]
1130 0

  此次对日全面抗战,虽然开始于去年八一三上海之战,而历史上的意义,当以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始,至今恰好一周年了。

  这一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光荣最有价值的一年,一年战争中所给予我们的经验与教训,胜过一百年。过去对外战争,对方都是些文化较低的民族,此次对日战争,对方乃是文化较高的民族,可以说虽败犹荣。

  此时战争还未停止,最后胜利究竟属谁,姑且不论,根据这一年的事实,我们算得是胜利了。敌人的军器、军事技术、人才和经济力都强过我们,这是全世界周知的事实。他们军事上的胜利,本有科学的必然性,这是不必讳言的;然而经过一年的战争,以一个大力士竟然不能够击倒一个病夫,使他不敢还手,全世界人士都眼见这位大力士的本领不过如此,这位病夫也不是人们以前所想像那样容易驯服的民族,这是敌人失败之第一点。敌人虽然占领了我们许多重要的工商业城市,而政治上仍然毫无办法,不但未得着一个张弘范、洪承畴,在民族意识压迫之下,并没有一个稍负时望的人肯认真为他效劳,因此敌人对于一般汉奸,很少敢于信任,一年以来,未曾出现一个有力的汉奸,这是敌人失败之第二点。敌人对我民族污蔑的宣传,曾经普遍了深入了全世界,然而在此次战争中,我民族抵抗强者的人格提高了不少,同时敌人野蛮无赖的面目,在全世界文明人士面前无隐藏的暴露出来,这是敌人失败之第三点。敌人对我之侵略战争,尤其是长期战,并非真是全国一致的。最热衷战争的,只有少壮派军人和军事工业家;工农劳苦大众甚至小商人,根本反对战争,轻工业家和元老重臣甚至老成持重的军人,对于长期战争,也都有各种程度的怀疑,尤其是有头脑的政治家和经济学者,都眼见对华长期战争减弱了对英、美、俄国防的力量,感觉得是他们国家致命的危机。这各种程度的反战情绪,将随对华战争延长而加强,如果进攻武汉战旷日持久,得不着效果,受军事压迫的各种反战分子,会日渐抬头,这是敌人失败之第四点。

  敌人的失败就是我们的胜利。

  我们自己怎样呢?我们的政治、军事、工业、经济、文化,事事不如人,吃败战是当然的;所幸在这一年抗战中,我们的一切缺点都暴露出来了,只要不是痴子和骗子,都应该勇敢的承认,不应该自欺欺人。勇敢的承认缺点,认真的改去缺点,比轻浮的高喊“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们”要有益万倍。最后胜利并非必然的,要努力改去缺点,才能接近胜利之路;倘若轻浮的狂妄的高喊“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们”,把我们的眼睛蒙住了,看不见自己的缺点,此乃失败的道路。

  说到改去缺点,真是千头万绪,现在已经有点缓不济急。在战争第一的今天,只好从治标方面,择其有利战争而不妨碍战争的几点着手,因为战败亡了国,一切改革都无从谈起。

  第一,外交上坚决的择用以本国现实利益为本位的政策,不但要从各与国获得大量的物质援助,特别是军器,即令是魔鬼的国家,只要它有利于我国或者不利于敌人,我们都应该尽量的利用;假如意大利能有助于我,我们便不惜承认它兼并阿比西尼亚。什么阵线,什么军事同盟,什么某国出兵,诸如此类的幻想,都应该断然抛弃。打吗啡针虽然能够暂时兴奋,结果是有害的。在野党倚外援以自重及利用外交来压迫政府,更是万分卑劣!

  第二,民族垂危的今日,在野的党派应该口心如一的援助政府抗战,获得胜利。不应该有保存实力趁火打劫的企图。我们不能相信在新式兵器的现代,在今天的中国,现政府如果失败,别的党能够支持一省或数省政权继续抗战,即使有某一国家军器的援助,也不能成为西班牙的局面,因为日本帝国主义直接出兵作战,和德、意援助佛兰哥的形势不同,并且那时的国际形势会有利于日本。

  第三,政府应该迅速决心解除人民的痛苦,扶助各业人民的群众组织,改去过去一盘散沙的状态,使之有力量援助政府继续抗战;人民有了庞大的组织,募债和征兵的问题,便易于解决了。

  第四,政府应该下大决心,严惩从高级官吏一直到保甲长的贪污分子,代之以奋发有为的青年,以利抗战而挽人心;任何达官贵人,凡生活豪华,狂嫖滥赌,人民侧目者,此种毫无心肝的亡国大夫,应一律发往前线,参加开挖战壕工作,或编入运输队,以示薄惩。

  以上四事,虽然卑之无甚高论,都是目前迫切应该力行的事。

  如果力行此四事,使抗战得到最后胜利,则今后七七纪念,比双十节还有价值,如此方不负抗战中军民的痛苦与牺牲!




                                         陈独秀:《民族野心》

                         1938年8月广州亚东图书馆印行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

关注

0

粉丝

1104

主题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5-19 12:54 , Processed in 0.042798 second(s), 20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编务支持: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