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辛亥革命第一枪——徐锡麟安庆起义

2012-12-14 08:54| 发布者: 多声| 查看:10204| 评论: 0|来自: 本站

摘要: 大家都知道,在安庆有一条街,叫“锡麟街”,位于今天的安庆二中后门。这条街是为纪念一位仁人志士的,他叫徐锡麟。那么,这位仁人志士到底在安庆做了什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回顾这段历史。辛 ...

 

大家都知道,在安庆有一条街,叫“锡麟街”,位于今天的安庆二中后门。这条街是为纪念一位仁人志士的,他叫徐锡麟。那么,这位仁人志士到底在安庆做了什么?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回顾这段历史。

辛亥革命第一枪——徐锡麟安庆起义


一、背景:


11895年,甲午战败,清政府与日本侵略者签订了卖国的《马关条约》,赔款白银2亿两,割台湾及其附属岛屿、澎湖列岛给日本,进一步开放内地通商口岸,允许日本人在中国通商口岸开设工厂。中国的半殖民地化大大加深。为了挽救民族危机,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资产阶级维新派掀起了维新变法运动,最终却遭到了清政府的血腥镇压。


2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清政府再次战败。1901年,与包括八国联军在内的十一国签订《辛丑条约》,赔银4亿5千万两;北京使馆区及北京至山海关铁路沿线交由外国驻军;禁止中国人民组织反帝组织。《辛丑条约》保住了清王朝的政权,从此成为帝国主义的傀儡。中国完全论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3、国人对清政府完全失望了,要救国救民,必须推翻腐朽没落的清政府,资产阶级革命派应运而生。1905年,陈独秀领导的岳王会骨干吴樾,怀揣炸弹,单刀赴京刺杀清五大臣,不幸遇难。两年后,安庆起义爆发。


二、过程:


19072,徐锡麟与秋瑾约定在皖、浙同时举行反清武装起义。起义原定719举行,因一会党人员在上海被捕,招供出革命党人的一些别名暗号,两江总督端方电令恩铭拿办。恩铭召徐锡麟计议,徐锡麟见自己别号在列,知事机迫人,遂决定于78巡警学堂举行毕业典礼时举义。谁知恩铭这天有事,要求将毕业典礼提前两天,无奈起义只得于6举行。外援不至,准备未周,起义堪忧。


  6日,恩铭及文武官吏陆续齐集巡警学堂,毕业典礼开始.徐锡麟当时呈上毕业名册,口头报告了毕业官兵人数,随后说:报告,今天有革命党人起事!恩铭拍案高声说:在哪里?什么人?徐即应声说:在这里,就是我。话音没落,就朝恩铭连射数枪。


  安庆起义终因寡不敌众,在一度攻占了军械所后失败,徐锡麟被捕。公堂之上,面对审判,徐锡麟义正词严,怒斥清廷专政误国。清官质问徐锡麟:恩铭待你不薄,为何刺杀。徐锡麟厉言道:恩抚待我,私惠也;我杀恩抚,天下之公也。清官又问:汝常见恩铭,为何不于署中杀之。徐锡麟言:署中,私室也;学堂,公地也。大丈夫作事,须令众目昭彰,岂可鬼鬼祟祟。遂自写供词,愿一人承担责任,不牵连学生。


  徐锡麟受審時陳詞“蓄志排滿已十餘年矣,今日始達目的”。翌日晨受刑,結果凌遲處死,睾丸被砸碎,遭剖腹挖心,心肝被士兵所吃,當時稱「吃烈士」。遺體則与陈伯平、马宗汉一同葬于杭州西湖边孤山南麓,为“三烈士墓”。


  徐锡麟的英勇事迹和大无畏气概为后人钦服,正像柳亚子诗中所言:


  慷慨告天下,灭虏志无渝。

  长啸赴东市,剖心奚足辞!


 

三、失败原因及影响


失败原因:


1)封建统治的黑暗专制,没有民众的觉醒和参与。鲁迅先生闻知徐锡麟被杀,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他在《狂人日记》中写道:“从盘古开天辟地以后,一直到易牙的儿子;从易牙的儿子,一直吃到徐锡林;从徐锡林,又一直吃到狼子村捉住的人。”鲁迅先生又在小说《药》中,颂扬了革命者徐锡麟英勇不屈的革命精神。“药”即蘸着革命者鲜血的人血馒头,惋惜地指出了辛亥革命未能贴近群众的局限性。小说中夏瑜的生活原型也正是来自秋瑾、徐锡麟这些辛亥革命志士。


2)单纯地依靠会党和新军力量。会党虽然勇于反抗,但却散漫不羁,难以约束,浙皖起义计划以浙江会党为主。


3)缺乏配合,缺乏协调。徐锡麟过于相信个人的力量,看重个人的活动,而忽视了组织的作用。


4)也与偶然因素有关。浙皖起义的风云突变同当时两江总督端方破获南京新军暴动,抓获会党人物叶仰高有关。


影响:


1)大大激励了时人推翻清朝的斗志。徐锡麟以官员身份刺杀恩铭,引起了清廷的极大震惊,一时间,人人自危。其心忐忑,其势飘摇。


2)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徐锡麟起义后第二年(1908年),熊成基又在安庆领导岳王会成员举行了炮马营起义(这也是清朝训练的新军第一次起义)。这两次起义培养的骨干,由倪映典带领又参加了广州起义(黄花岗之役)。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三位安徽籍人,宋玉琳就是为徐锡麟陪斩的巡警学堂学生,石德宽、程良都是新军中参加过炮马营起义的骨干。


在安庆,有“两街三路”,即以辛亥革命烈士徐锡麟命名的“锡麟街”,吴越烈士命名的“吴越街”,石德宽烈士命名的“德宽路”,程良烈士命名的“程良路”,宋玉琳烈士命名的“玉琳路”。这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的。


孙中山先生在回顾辛亥革命时说过:“其时慕义之士,闻风而动,当仁不让,独树一帜以建义者,踵相接也。其最著者,如徐锡麟、熊成基、秋瑾等是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6 13:10 , Processed in 0.034505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