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寸铁(1927年10月31日《布尔塞维克》第一卷第二期)

2022-3-28 20:49|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161|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国民党也可以为帝国主义镇压革命了! 今春汉、浔民众收回租界,上海工人大罢工,长江革命怒潮高涨时,各帝国主义者异常恐慌,以为北洋军阀已不能够镇压中国的革命,不得不亲自派遣海陆军队来华,以资镇慑,其中 ...

               国民党也可以为帝国主义镇压革命了!

       今春汉、浔民众收回租界,上海工人大罢工,长江革命怒潮高涨时,各帝国主义者异常恐慌,以为北洋军阀已不能够镇压中国的革命,不得不亲自派遣海陆军队来华,以资镇慑,其中尤以英兵为最多,计二万余人。自蒋介石来到东南,极力为帝国主义者压服革命的民众,至八九月间,帝国主义者感觉得国民党的军队镇压革命也很得力,东南局面渐趋平静,无须他们自己多驻军队了,遂调回英军一半。现在又打算调回二千,其余留驻二年,观察此二年中,中国有无革命运动发生,再定去留。国民党如果能够继续镇压中国的革命,帝国主义者便永远不须御驾亲征了!



                 国民党也想求得帝国主义的信任了!

       向来只做军事投机的国民党,自从改组后接受了共产党反帝国主义的口号,虽然沾染了一点赤化嫌疑,却走上了国民革命的道路。武汉派开始反动之时,一面反共还一面说是继续反帝国主义,以掩饰他们的反革命。可是他们的忠实党员何应钦,最近对英帝国主义的《字林报》记者索克斯爽爽快快的说:“共产党离间吾人与外人,外人若能不为所惑,详察国民革命军自北伐开始后之记录,则自能信任吾人,而中外旧时友谊即可恢复矣。”原来帝国主义者不信任国民党,是由于共产党离间了国民党和帝国主义的旧时友谊,这正是国民党反共之唯一因由!



                      国民党也要“外崇国信”了!

       自命为忠于国家民族的戴季陶,他虽然不愿意反对他们的朋友——日本帝国主义者,而却极力主张反对帝国主义的英国,说“反英”是他们总理三十年革命根本政策。然而他们总理的忠实信徒何应钦对索克斯说:“共产党则以‘反英’为政策,转使国民党与外人为仇,致丧失外人对我信用;今后吾人必须与外人重行讲信修睦,以免猜忌。”原来“反英”是共党的政策,国民党是要与帝国主义讲信修睦的,这可以说是共产党的反帝国主义政策之失败,而是段祺瑞的“外崇国信”政策之胜利!



                              张作霖的遗嘱

       自从高等华人梁启超、丁文江等,发明了和平谈判友谊磋商来代替革命暴动的理论以后,汉、浔民众以暴动收回租界时,奉天军阀也说要收回主权,但只宜和平交涉,而不应用暴力,可是至今也未见他们和平交涉过。现在何应钦又对索克斯说:“至于不平等条约必须废止,但不能急切从事,如共产党之所为,当用讨论形式以达吾人之目的。”这几句话,好像是张作霖的遗嘱,而不是遵守了孙中山的遗嘱:“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



                    所谓无政府党本来就是这样!

       有人曾慨叹一个无政府主义的吴稚晖,也居然怂恿蒋介石屠杀工人;汪精卫说:“所谓无政府党,也许本来就是这样。”果然,中国的一些无政府党人,对于血手的吴稚晖,不但不声罪致讨,而且还为他编辑《吴稚晖最近之言论》和《吴稚晖丛书》,说吴稚晖是“革命之健将,人群之导师”!



                         资产阶级的民生主义

       说孙中山的民生主义有社会主义性,有非资本主义倾向,在革命进展的策略上,在使三民主义的革命性随时代进步上,也未始不可。然而,象李权时先生,老老实实把民生主义的理论,属于资产阶级经济学者的劳力价值论那一类,倒是直捷爽快!所以,谭延闿说:“近来细读总理的书却实在是资产阶级的理论。”



                            孙中山无常识处

       戴季陶曾说:“中山先生有些天才卓杰处非常人所及,然有时发起议论来竟无常识。”诚然,他曾批评马克斯的盈余价值说不对,他说:“资本家有时固然赚钱,有时也亏本,可见盈余价值说不能成立。”他在民生主义第一讲里,也说:“所有工业生产的盈余价值,不专是工厂内工人劳动的结果,凡是社会上各种有用有能力的分子,无论是直接间接,在生产方面或是在消费方面,都有多少贡献。”这些议论,就是中山先生在经济学上缺乏常识之故!



                     不甚赞助捕房的法官之下场!

       关于撤换上海租界临时法院院长问题,《时事新报》叹为“行政干涉司法,损司法之尊严”;我以为损司法之尊严,其事尚小,承帝国主义者之意旨而进退法官,损中国民族之尊严,则其事实大。两星期前,《字林报》记者索克斯对何应钦说:“公共租界之困难,在于临时法院不甚赞助捕房。”何氏即出日记簿记之,谓将立告南京政府。不久临时法院院长便撤换了!



                        汪精卫是第五代反共者

       汪精卫曾历数国民党右派反共人物:第一代是冯自由,第二代是陈廉伯,第三代是杨希闵,第四代是蒋介石,不知第五代是谁?哈哈!不料就是他自己!



                         好一个党外无党党内无派

       张继告诉江汉通讯社记者:“党外无党”,“党内无派”,是国民党人一致的主张。一国之中,各阶级各团体的利害与政见不能尽同,各就所同结党议政,这是人权之一,专制帝王之下,尚不能禁止王党之外复有民党;国民党主张“党外无党”,是谓横霸!党内有派,乃世界各国大党所不免,惟不若国民党中竟有“蒋记”、“唐记”、“冯记”、“阎记”之分(谭延闿语),则未免可笑。如此而主张“党内无派”,是谓自欺!



                         一切反革命联合起来!

       中国国民党自清党以来,不但各种各色的老党员都回到党里,而且增加了许多顶括括的革命新同志:久附北洋的阎锡山同志,做了党国的总司令;交通系大将郑洪年同志,做了党国的财政部长;吴佩孚的走狗杨森同志,做了党国的军事委员会委员;连困杀武昌老百姓的刘玉春同志,也做了党国的国民革命军江左军北路纵队指挥官。将来张作霖如果失败,奉系军阀中,必然又要产生许多三民主义的忠实党员!今春刘湘、王陵基、石青阳等,在重庆大举反共清党时,街上大贴其“一切反革命联合起来!”的标语,当时闻者颇以为怪,现在看起来,何怪之有!



                            “杀尽中国共产党!”

       “共产党破坏国民党”,这是国民党反共的唯一理由;汪精卫说:“国容共,共不容国,形成分共等等痛史!”然而事实上,倒是张继说:国民党人一致主张“党外无党”;并且最近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发出的口号,第一个就是:“杀尽中国共产党!”他们的宣言说:“清党工作不能以肃清跨党分子,做到‘党内无派’为已足;尤须将中国共产党之势力根本消灭,中国共产党之组织根本推翻,做到‘党外无党’而后已。”请问究竟是谁不容谁?谁破坏谁?




  1927年10月31日《布尔塞维克》第一卷第二期

                                                            署名:撒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2-25 06:02 , Processed in 0.048398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