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孙传芳败后之东南

2022-3-28 21:47|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305|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孙传芳败后,东南三省最重要的现象使我们注意的,乃是上海市以至苏、浙、皖三省的自治运动。 此种自治运动,首先发生于上海市,远在齐卢战争以后,由上海市自治运动,扩大到环太湖区域。闸北自治运动和孙传芳争 ...
       孙传芳败后,东南三省最重要的现象使我们注意的,乃是上海市以至苏、浙、皖三省的自治运动。

       此种自治运动,首先发生于上海市,远在齐卢战争以后,由上海市自治运动,扩大到环太湖区域。闸北自治运动和孙传芳争持最烈,其初发动于闸北自治公所几个董事,渐渐扩大到环上海市所有大小城镇的绅商团体;然而一时轰轰烈烈的自治运动,终于被孙传芳用租界帝国主义的援助和丁文江博士大上海的欺骗政策压服下去,上海市终于被孙传芳统治了(丁文江不过是个工具)。孙传芳在江西战争不利,上海市自治运动又重新起来,十月二十三夜的暴动,虽然被孙传芳的铁血政策镇压下去,而暴动中所喊出的“市政归诸市民”这一口号,却并未曾镇压下去,反而日渐流行高涨起来,除傅筱庵等买办分子外,工人、学生、商人都集合在此口号之下。十一月五日九江陷落,孙传芳溃退到南京,上海商总联会发表宣言,主张拒绝奉鲁南下,划上海为特别市,市政归诸市民,永不驻兵,全市工、商、学各团体群起响应;并由上海自治运动,扩大到苏、浙、皖三省自治运动,在上海产生了一个苏、浙、皖三省联合会。

       这个联合会产生之初,其中有些反动的官僚分子,企图利用这个三省联合会,以自治的名义拒绝北伐军及奉鲁军入境,实际上是为孙传芳保全三省地盘,以便他们得以参加政权;嗣因会中急进分子反对,乃改变参加政治之表示为管理政治、军事之表示;迨十七日孙传芳北遁,张宗昌实行动员南下,三省联合会乃表示其脱离孙传芳拒绝鲁军南下之主张。孙传芳、张宗昌严拿反对直鲁联军南下的董康,江苏绅士乃表示宁欢迎赤化而不欢迎绿化(因奉张、鲁张均出身绿林);张宗昌准备带军用票一千万元南下,苏、皖商民闻之失色相告。现在苏、浙、皖三省的自治运动,已渐渐和奉、直军阀在东南之统治权短兵相接了。

       奉系军阀之内部,奉与鲁有竞争,奉之中新派(张学良、杨宇霆)与旧派(吴俊升、王永江)又有竞争,又加以日本帝国主义者力阻其向南发展,国民军之再起,晋阎之中主,更足以使奉张的军事计划,对西北更急于对南方;并且对南向河南则先与吴佩孚战,向苏、皖则先与孙传芳残部战,在军事上在政治上都于彼不利。因此我们可以看出,所谓奉鲁军南下讨赤,乃由于英帝国主义者之怂恿与张宗昌之野心(张宗昌想做直、鲁、豫、苏、皖五省联军总司令),奉张在实际利害关系上未必如此。在这样情形之下,孙传芳也许有回到南京之可能(本报付印时,孙传芳回到南京了)。孙传芳如果回到南京,至少必让津浦南段于鲁张以结后援,固然不能完成其保全三省地盘之初梦,然他还有二万(孟昭月旅、冯绍闵旅、李宝章旅、王雅之团及卢香亭、彭德铨残部)可用之兵,以之继续对北伐军作战固不足,以之镇守江苏则有余,浙、皖二陈战斗力并未损失,孙如能占住南京,彼等势必联孙以自保,北伐军如不取浙、皖,则孙传芳尚有赫然自称苏、浙、皖三省联军总司令之余地。因此,三省自治运动,目前尚未至如何拒绝直鲁联军,而是如何对付这个僵尸的孙总司令及其走狗丁文江、陈陶遗等。去了孙传芳,还要拒绝奉鲁军,苏浙皖三省联合会若不于开会通电之外,有更大的努力更大的牺牲,此次自治运动之成败正自难言。

       然而东南三省,尤其是上海市的自治运动,无论其目前能否成功,无论其急进或是缓进,必有一个长期的争斗,只要有争斗,他的性质,他的价值,在中国民主运动史上是我们不应轻轻看过的一件事。

       依我们现在的经验,中国民主运动,有三种形式的可能:一是革命的军事行动,由辛亥革命到此次北伐,属于此种形式;二是资产阶级的自治运动,此次上海及东南三省自治运动,即属此种形式;三是农民推翻乡绅政权的暴动,此种运动才开始,将来或者是中国民主运动最后的最高的形式。这三种形式不同的运动,都有一共同性质,即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或者有神经过敏的人,以为农民暴动是无产阶级的共产运动,这是一个非常的错误。现时中国还没有近代资本主义生产制的农业,因此佃农、地主间的土地关系,和地主对于佃农剥削方法,还是半封建制度,而不是资本主义制度即工银制度;农民运动的成分主要的是佃农与自耕农等小资产阶级,而不是无产阶级;所以现时中国农民在乡村推翻地主乡绅政权的自治运动,和商人在城市推翻军阀官僚政权的自治运动,同样是资产阶级性的民主运动,同样是资产阶级推翻半封建势力的运动,决不是什么无产阶级的共产运动,虽然城市自治运动中有工人参加,乡村自治运动中有雇农参加。

       此次上海及东南三省的自治运动,很明显的是资产阶级性的民主运动,他比湘、鄂、闽、赣的军事行动,革命性要少些,而民主性或者还要多些;因为他是由人民自已起来要求脱离军事统治而自治,比北伐军更有社会基础。东南各省尤其是上海市,是中国产业和文化最发达的地方,城市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从这些地方发生,决不是偶然的事。

       不过我们也不要忘记一件事!中国的资产阶级犹甚幼稚,致军阀死命之金融权尚操在买办官僚之手而不在资产阶级之手,因此他们的民主运动,往往归于畏怯退缩。上海的运动,因有工人群众参加,比别处要急进一点。三省联合会中,夹杂着许多官僚政客,这是东南自治运动的一个内伤,因为他们很容易和军阀妥协;尤其是研究系、江苏省教育会和张君劢、张一麐、张孝若这班直系党羽,到了孙传芳当真不能在东南三省存在的时候,必然也要伸出尖头,戴上自治民主等面具,大摇大的走出来偷点什么去,尤其要藉此反对国民党。因此,东南自治运动要真能成为资产阶级的民主运动,不但须彻底力抗军阀,并且须谨防内部的扒手——反民主的官僚政客、买办教棍等直系党羽!




            1926年12月5日《向导》周报第一八〇期

                                                            署名:独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4-23 19:10 , Processed in 0.042881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编务支持: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