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抗战与建国

2022-3-31 21:12|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352|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近来新发现“抗战建国”这一名词,可以说是有深思远虑的了。惟解释各有不同,有人说抗战胜利后再来建国;有人说一面抗战,一面建国;我认为这两说都是完全对。抗战就是建国事业之一,并且中国已建国数千年,即以 ...

  近来新发现“抗战建国”这一名词,可以说是有深思远虑的了。惟解释各有不同,有人说抗战胜利后再来建国;有人说一面抗战,一面建国;我认为这两说都是完全对。抗战就是建国事业之一,并且中国已建国数千年,即以民国而论,二十七年前的辛亥革命,就已经是建立一个近代国家之开端。倘以建国作建设工业解,那便诚然非抗战胜利后谈不到,无论是内战或对外战争,都是破坏经济的,尤其是对外战争,海口被封锁,交通被破坏,机器原料之输入都很困难。原有的工业基础都很难维持,民族工业之大规模的发展,更是梦话了。

  为了要明白建国即建立近代国家之整个概念,以及战后会出现一个什么形态的国家,我们首先必须明白我们现今处在全世界历史发展的什么时代。自从十五六世纪一直到今天,本是资产阶级性的民主革命时代,法西斯特运动,乃是这一整时代的大流将转变为另一时代之暂时的逆流。这一逆流象征着前一时代行将完结,另一新时代快要到来,在前此五六百年整个民主革命时代,各国所完成之主要的民主任务是:

         民族的国家独立与统一,

         立宪政治之确立,

         民族工业之发展,

         农民解放。

  在这一时代的各民族,必须完成这些民主任务,才能够摧毁旧的封建经济与政治,开展新的较高的生产力和新的政治制度,以成功所谓近代国家,即多多少少民主制的国家。

  为什么要国家独立与统一?因为非脱离国外非民主的压迫和国内的分裂,一切经济政治都不能自由发展。为什么要确立宪法政治?因为非如此不能确定政府的权限,保障人民的权利,使全国人民的智力和道德能够普遍的发展,以增加整个国家的力量。为什么要发展工业?因为非如此不能增高国家物质的力量和提高人民生活与文化,以减杀整个民族文化方面的落后性。为什么要解放农民?因为非如此不能根本摧毁封建的社会势力,繁荣本国工业的国内市场,这便是我们建国的整个概念。

  在历史上各民族完成这些民主任务的动力,并非先天的限定是那一阶级,英国是资产阶级完成的,法国是小资产阶级联合工人完成的,德国和意大利是资产阶级联合地主贵族完成的,俄国是无产阶级联合农民完成的。各国所完成的民主任务虽有程度上的不同,而无根本上的差别,即在落后的东方如日本明治维新以来,也完成了某些民主任务,所以她也勉强算是一个近代国家。

  中国辛亥革命,也是企图步武欧美,建立一个近代国家;虽然成立了民国,产生了宪法与国会,民族工业也开始萌芽,然以国外及国内巨大的阻力,所谓民主革命任务,并未真实的完成,因此乃有一九二五——一九二七的第二次革命和此次抗日战争。辛亥革命、北伐战争,都是建国运动,并且是建立近代国家之主要的基本的运动,即民族的国家独立与统一。

  处在全世界历史发展之民主革命时代行将完结而东方犹未完结的中国,民主任务不完成,即建立近代国家的根本问题不曾解决,在国内外任何事变中,这些国家根本问题都会很自然的提到全国人民的面前,成为革命的酵母。

  目前的抗日战争,是建国事业中之主要的基本的事业,除开国际因素外,单就国内社会势力而言,谁能够有实力有决心来领导这一战争,完成国家独立(即收回以前所有丧失的主权)与统一,并且能够解决农民问题,谁便能够安然掌握政权,建设他素所主张的政治形态和工业制度:资本主义或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生产制度及财产关系,都截然不能混合并行,社会政策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资本主义仍然是资本主义,因此在这一建设时期,政权党只能自行其是,除非在野党断然言行一致的放弃其阶级立场,是不能像在对外战争中和阶级性不同的党派合作的,这时阶级性不同的政党,只有站在在野的反对派地位。

  如果国内各种社会势力都不能够完成民主任务,来建立一个近代国家,那末中国受外力牵制和国内纷乱的局面,只有延长至国际巨大变动法西斯特崩溃新时代到来之时。




        1938年4月25日《政论》旬刊第一卷第九期

                                                        署名:陈独秀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2-25 07:29 , Processed in 0.036713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