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后记》与信

2022-4-13 21:24|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123|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读者读完本篇文字后,便可知这一题目之由来。所谓《后记》是何之瑜将陈独秀的四篇文章《我的根本意见》、《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再论世界大势》和《被压迫民族之前途》编綦成册后所写 ...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读者读完本篇文字后,便可知这一题目之由来。所谓《后记》是何之瑜将陈独秀的四篇文章《我的根本意见》、《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再论世界大势》和《被压迫民族之前途》编綦成册后所写的。封面上书“陈独秀遗著我的根本意见三十二年四月十九日抄”。因《后记》与《信》关系密切,故破例收入正文。本篇由沈寂供稿。


       去年的“五四”几个学生要我带她们去看陈先生,当时我们没有谈什么,我回九中之后,就给他一封信,可惜我给他的信,都没有存稿(他的遗箧中,除有回音韵文字学的几封通信外,其他往来信札,都没有存稿),大约我所说的,是人们对他前面三篇文章的批判,和些根本问题的谈论,他不久回我一封短信,并寄给我一篇文章(《被压迫民族之前途》,见上面)他的信上说:

瑜兄:

       返校后,来示敬悉,仲纯带给你的江津日报望寄给我,弟不愿送文章在该报登载,而且罗宗文已快走了,兹送上一文,可以说是前三文的结论,更是画龙点睛了,给二位老寡妇看后,可与邓卜许三生一看,愿抄与否,由她们自便,需否抄一份给光、李、方、邓诸君看看,由兄决之,倘需抄一份给他们看,他们看后可寄桂基鸿,抄寄他人,可以不必,因请人抄写不易,寄去他们亦不会了解和同意,第三文(再论世界大势)弟处已无抄稿,望将原稿〔掷〕下,此祝健康。

                                                       弟独秀手启

                                                       五月十三日

       这封信和《被压追民族之前途》一文,是五月十三日下午两点多钟送到的,那么这封信当然是十三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写的,文章在此时完成
的,先生就在这一天的黄昏时候得病,到二十七日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三十二年四月十九日夜记于九中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2:43 , Processed in 0.043561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