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做旧诗

2022-4-25 10:21|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185|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蕙声等三位先生在《学灯》上,《读女神和草儿》这篇文章里说及我对于旧诗的意见,以为“足使我们惊异”。其实我的惊异也决不亚于三位先生,因为我不曾想到我的文章竟有如此晦涩,至于使别人不能了解里边的意思。去年 ...

       蕙声等三位先生在《学灯》上,《读女神和草儿》这篇文章里说及我对于旧诗的意见,以为“足使我们惊异”。其实我的惊异也决不亚于三位先生,因为我不曾想到我的文章竟有如此晦涩,至于使别人不能了解里边的意思。去年“六三”事件以后,我因了一篇《碰伤》的小文,也挨了热心的青年的一顿痛骂,这种事情或者算不得什么希罕,因为反语在有些人常要当作正话看的,但是我却不得不略略说明几句。

       我自己是不会做旧诗的,也反对别的人做旧诗;其理由是因为旧诗难做,不能自由的表现思想,又易于堕入窠臼。但是我却不能命令别人不准做,不但是在我没有这个权威,也因为这样的禁止是无效的。我所能做的只是讽劝他,叫他自己省悟。譬如院子里有一棵杨柳,小孩想去拔他起来,我们不必禁阻他,只要告诉他倘若去拔须有千百斤的气力オ行,他觉得没有这个气力,中途停止,那是最好,否则去试一下也好,看见拔他不起,当然也止住了。我说:“有才力能做旧诗的人,我以为也可以自由去做;但也仍以不要像李、杜、苏、黄或任何人为条件。”便是这个意思。这条件的限制看去似乎轻微,其实现在老小的旧诗人们有谁够得上?倘若不幸有青年见了我的话,看不出条件里的反语的讽劝,以为我是在那里提倡做旧诗,并且自己觉得有这样的才力,便放心的做起七古、五律来,这愚行当由他自己负责,虽然一部分也或者由于我的文章的晦涩。

       就实际上说来,做旧诗实在是能不能的问题,并不是该不该的问题。希腊拉丁文是欧洲的死文字了,但是有才力的诗人如法国波特来耳、英国的斯温朋,也能够运用了做他们自己的诗。不过大家要认明这是特别的例,不是我们常人所可以援引的;然而也不能因此便说希腊拉丁文不应该拿来做诗。我们不能拔起垂扬柳,却有鲁智深可以把他拔起来,但是我们里有自认是鲁智深的又不免是一个蠢人了。




                                                      三月二十三日

                                1922年5月3日《广东群报》

                                                             署名:仲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4:25 , Processed in 0.043216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