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宗教问题——在交大的讲演

2022-4-25 11:29|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250|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

摘要: 我们研究无论甚么问题,终该有历史的观念,因为一个问题的发生,不是在短时间内的;所以我们要研究这个问题,必定要把这个问题的起源、历史详细地考察一下,然后可望得到一个正确的观念和批评。 宗教问题,也该 ...

       我们研究无论甚么问题,终该有历史的观念,因为一个问题的发生,不是在短时间内的;所以我们要研究这个问题,必定要把这个问题的起源、历史详细地考察一下,然后可望得到一个正确的观念和批评。

       宗教问题,也该用历史观来研究;因为彼是很长的历史,很多的变迁。现在的宗教,就有彼全历史中的一时期,变迁中的一状态;而彼所以有现在的这样宗教,也是有很长的历史和许多变迁造成的。因此,我们要研究宗教问题,不得不先把彼底历史研究一下。

       为什么发生宗教呢?这问题照理论上说,人类本有宗教性的,但这人类本性有无宗教性,不是重要的起源,而且也没有根据的,所以我们该把社会学来解决这个问题。

       古代人民大概是崇拜自然教的,一种是崇拜太阳的,一种是崇拜火的,一种是崇拜动物的,其余的还有许多,不过这三种崇拜是最重要的宗教,现在约略说一说:

       为什么要拜太阳呢?古代人民看见了太阳,以为彼底光大极了,怎么彼一来,全世界都被彼照到,彼一去,全世界都因而黑暗呢?彼底力量大极了,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因此,就生出一种可爱而又可怕的思潮,于是就发生要崇拜彼的心了。

       为什么要拜火呢?古代人民并不是把火烧饭煮菜的,又不是点灯的,他们看见火光,心里生出许多快感,以为火真好看极了,最好的东西,便是火了;而且猛兽看见了火光就要逃避的,因此人们可以生存,不被猛兽所杀,他们又以为火光的力量是最大了。他们因火有(一)美观,(二)抵御猛兽,二种用途,于是就崇拜彼了。波斯教就是崇拜火的宗教,现在还存在着呢!

       为什么要拜动物呢?古代人民没有防御猛兽横暴的法子,常常被猛兽所杀,所以他们承认猛兽底力量大的很,没有人可抵御的,实在非常可怕!他们又看见许多禽兽的羽毛非常美丽,非常可爱,因此,他们就生了崇拜心。

       照以上三种看来,人们所以有崇拜心,不出二种原因:(一)可怕,(二)可爱罢了。

       回回教是崇拜猪的,我们却是天天吃猪肉的。北方有崇拜狐狸的,天津有崇拜刺猬的,南方人却又有吃刺猬的,这不过各人的迷信而已!太阳有什么可怕?火、猛兽、猪、狐狸、刺猬……又有什么可怕呢?我们想来,真是可笑,但他们却天天去拜彼等咧!

       后来人类进步了些,知道自然教都不可信的,没有什么可崇拜的,想要有一种很大的力量超过人的灵性的东西,来支配人类的灵魂,于是那抽象的神就被他们想出了。基督教就因此发生了,上帝就因此也造出来了。虽则仍是一种迷信,但比较古代自然教已进化得多了。

       小孩子读书是具体的,好像桌子、椅子、窗、屋、灯……等,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他容易认识;那不能看见的,摸不着的抽象的国家、社会……等名字,他们就不容易认识,不容易懂得;等到年纪大了,学识高了,那就可以懂了。

       人类也是这样,古代的人民,好像小孩子,他们崇拜具体的太阳、火、猛兽……等;后来渐渐进化了,就由崇拜具体的而变为抽象的神。古代宗教,是很简单的,不过为着可爱和可怕而已,而基督教却复杂得非常,并且插入许多伦理进去。

       自然教崇拜太阳、火、猛兽……等,在基督教看来是一件很可笑的事。他们为什么要拜太阳、火、猛兽呢?但是现在的人看基督教,好像基督教对于自然教一样的可笑。他们为什么要拜上帝呢?

       基督教比自然教果然是好些,但是现在大家都反对了,好像资本制度为现在的人所反对,也许彼在古时是很有价值的制度呢!所以我们研究无论哪一个问题,哪一个思想学识,都该有历史进化的观念。

        现在的所谓宗教,就是基督教;所谓基督教,也就是宗教。因为现在最有势力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其他好像孔教,是一种哲学,并不能说彼是一种教;佛教是一种只讲迷信的独身的宗教,势力非常的小;至于道教呢,也是不足道的。所以不说宗教也可以,说了宗教,非先研究基督教不可。因此,基督教就变成了各种宗教的代表,而我们研究宗教问题,尤不得不特别注意于基督教。

       博爱、牺牲,是至可宝贵的基督教义,自然个个人应守这个教义,并且谁也不能不承认的;不过博爱、牺牲,不是有了基督教才能成立,他是能独立脱离了基督教而实行的。所以这二种美德,不能算是基督教独有,因为彼是变成人类伦理方面的一种了。

       基督教可以使人有信仰心,不做恶事,果然,这是维系人心的一个法子;不过现在的人,知识高了,不能再信仰那虚空的上帝,因此这个信仰,现在不能屈服一般人心了。

       现在一般人为什么要反对基督教呢?大概有二种原因:(一)是因为他的教义,完全和科学相反,所以要提倡科学,不得不反对基督教。(二)是因为他们底教会,资本主义彩色过于浓厚了。

       博爱、牺牲,不能算彼底教义;彼底教义中,最紧要最有特彩的,便是“有罪”和“赎罪”。

       他们以为一切世界人类……都是上帝造的,所以有反叛上帝的意思的,就是罪恶。但人类为什么要有罪呢?说,是不听上帝的命令,可是一切世界人类,都是上帝造的,那上帝为什么又要造有罪的人呢?上帝是慈善的何必使世界上有许多有罪的人,使世界不能一日平安呢?不是上帝大儿戏吗?既要使人类无罪,却造了许多有罪的人;既要使世界和平,却养育了许多乱世的元素,这又何苦呢!

       人类有自治独立的精神,何必要上帝监视,要上帝保护!

       基督教徒有了许多罪恶,便向上帝祈祷,受牧师洗礼;于是一切罪恶就消灭了,就可升入天堂了,这真危险极了!人们以为做了任何极大罪恶,一洗就可洗去,那又何乐而不做罪恶呢!于是人类的罪恶,就与日俱长,天天增加了。所以基督教的所谓“赎罪”,不过引诱别人入他圈套,而不知世界上被彼增加了许多罪恶呢!简截说来,上帝不但没仁慈给我们,却使我们增加罪恶,那么,上帝于我们有什么利益处呢?没有了上帝,我们人类可少做些罪恶,那又何必要赎罪呢!

       基督教还有许多不合科学的事,好像上帝是造人类的,灵魂可以升入天堂的……等,不过这不是最大的毛病。基督教不合科学,还能存在,而“有罪”和“赎罪”,却是大问题,足使基督教失去存在的价值。

       我曾经把这二个问题问我底朋友,——他是一个信仰基督的学者,但他也不能回答我,只是说,“你要相信上帝,不要把他研究,上帝是有力量的。”叫别人不要研究而信他,怎可使人心服呢?

       现在再说基督教会的罪恶罢。

       凡是明白的基督教徒,他们自己也承认教会是很不好的,于社会上有罪恶的。

        他们的罪恶,可分过去和现在。过去的罪恶,可算是旧教——天主教的罪恶;现在的罪恶,可算是新教——基督教的罪恶。

       天主教对于异教徒,非常刻薄,他们为了人们反对他,烧杀了八千个西班牙人——托尔克马达做异教审判所所长时——荷兰加耳五世时,被杀者五万人;这种事情,常常在新旧教交替时代发生的,所以新旧教战争史,也是世界上一部可怕可惨的历史呀!就是法国大流血,一方虽为着政治运动,一方也是新旧教冲突的所致呢!但这种都是旧教会的罪恶。

       基督教虽不及天主教的刻薄惨杀,可是他们底笼络手段,却是彼底特色。他们使愚夫愚妇,和没根基的青年,引入迷途,使他们永不知人生真义,而于昏昏沉沉中过了一生,这是何等大的罪恶!

       为什么天主教的罪恶是刻薄惨杀,基督教的罪恶是笼络呢?这也因为历史变迁的缘故。

       天主教盛行的时候,是封建制度、专制制度盛行的时候;因此天主教也是非常专制,对于异教徒,采用惨杀手段。现在的基督教,是在资本制度之下,所以彼也资本化了。对于一般民众,只是用笼络手段,使人们同归资本化。

       岂但是基督教受资本化,一切政界、学界、新闻界、美术界,都是资本化了。政界、学界、新闻界,是非常容易资本化的,而美术界却也资本化,好像很希奇,不过诸君想有一个美术家,他倘使有钱,那他就可以买了许多应用品,颜色呀、画笔呀、纸呀,……一切都齐备,而且不怕没有生活费,这样,他就能专心,就能成功他志愿了。但如果他是一个贫困者,那要买颜色,没钱,要买纸笔,又没有钱;这样,他怎能成为美术家?所以要做美术家,也要有资本呢!

       这样看起来,基督教在资本制度之下,怎能不资本化呢?

       资本家有钱,他们要左右言论,就开几个报馆,或是收买几个报馆,来鼓吹他们的资本主义。他们要有名的学者,替他宣传主义、保护,就拿出些钱来买几个学者。他们要人们不去反对他,就买许多牧师,替他传道。他们怕人们用武力来反对,就买了无数的军队,来保护他。于是报馆资本化了,只说资本家的好处,不说他的坏了;有名的学者资本化了,替他宣传了;牧师也资本化了,替他尽力了;军队也资本化了,尽力来保护他,……一切都资本化了。

       所以基督教的资本化,不能算基督教本身的罪恶,只是社会制度使彼这样的。各种执事,都在资本主义的上面旋转,他又怎能逃脱不入这个漩涡呢?

       不过现在既然反对资本主义,那在资本主义底下旋转的东西,当然一律要反对,基督教又怎能逃脱[这]个反对之律呢?

       他们又宣传肉体的痛苦为轻,灵魂升入天堂为要紧。表面上看起来,这似乎没甚关系,可是他们使劳动者天天为资本家做奴隶,不起来运动反对,大家和和平平过去,好使资本家安逸地得利,这层,从事劳动运动的人,哪能不竭力反对呢?劳动者又哪能心愿呢?

       照历史进化观念来研究这个宗教问题,便可以说宗教在现时的世界,已没有成立的必要了。




        1922年4月25日《民国日报》副刊《觉悟》

                   署名:陈独秀(高尔松高尔柏笔记)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3:28 , Processed in 0.044830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