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尚志学堂和陈独秀一家人

2022-6-23 16:25| 发布者: brights888| 查看:104435| 评论: 0|原作者: 素琴|来自: 宜城杂碎

摘要: 关于尚志学堂,程筱苏在《安庆旧影》中如是说:“(私立者)以尚志学堂为最早,光绪二十八年(1902)冯汝简假荣升街民房开办,旋迁入藏书楼,即近圣街后岗,孝肃路敬敷书院之旧址。民国后改为公立。”(程筱苏在《安 ...

    关于尚志学堂,程筱苏在《安庆旧影》中如是说:(私立者)以尚志学堂为最早,光绪二十八年(1902)冯汝简假荣升街民房开办,旋迁入藏书楼,即近圣街后岗,孝肃路敬敷书院之旧址。民国后改为公立。”


(程筱苏在《安庆旧影》)

    清宣统末年冯煦主修、陈师礼总纂的《皖政辑要》,则载明尚志学堂位于北门的藏书楼。时两等小学堂计六所,公立者有五,尚志学堂为其一。“(尚志学堂)光绪三十年三月绅士冯汝简开办,以抚藩臬月课奖赏,怀宁丁漕提款及师范学堂津贴,士绅捐助田房租息为常年经费,学生八十二名,”


    民国五年(1916)《怀宁县志》学堂一卷中,有四处相涉尚志学堂。程筱苏在《安庆旧影》中的如是说,就是摘于其一,而“民国后改为公立”一句,是程筱苏自己添加的;其二,称民国后尚志学堂多次更名,有北区两等小学校、公立第一初等高等小学校、公立第一高等小学国民学校之目;其三,尚志学堂曾兼并崇武、养正、开化等三所小学;其四: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城西即旧考棚,民国元年就安徽全省优级师范学堂改设。旧为安徽全省师范学堂,清光绪三十二年即旧安庆考棚改建。宣统三年改名优级师范学堂......内有附属初等高等小学,光绪三十四年开办,名师范附属,初系尚志学堂,旧址在姚家口旧敬敷书院,民国元年毕业后停止,三年秋季规复即附设师范校内,学生额七十名。也就是说光绪三十四年(1908),尚志学堂挂靠在安徽全省师范学堂,安徽全省师范学堂就是现在的安庆一中,1912年春停办,1914年秋恢复招生。


     关于尚志学堂,还有多种文本载录,如《安庆市小学概况(1929.4--1930.6)》等,它们或从本位出发,或未追根溯源,不足徵信。而清末的《皖政辑要》、民国的《怀宁县志》,基本上厘清了尚志学堂从荣升街民宅到敬敷书院旧址藏书楼的迁移,厘清了尚志学堂从私立、公立到省立,即从个体、集体到官办的归属。新中国成立后,程筱苏的《安庆旧影》得以刊印,其中“民国后改为公立”一句受到安庆文史专家张健初老师的质疑,张老师认为尚志学堂改为公立的时间,是《皖政辑要》记述的清光绪三十年(1902),而非民国后改为公立”




    我收录一份《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征信录》,开篇即言:谨将光绪三十年三月二十四日开学之日起至十二月杪止所有收支各款胪列于后”这是尚志学堂由私立转为公立的“财务公开栏”,毫无悬念的佐证了张健初老师的推论。至于《皖政辑要》中“士绅捐助田房租息”一项,在《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征信录》里一一罗列,而以抚藩臬月课奖赏,怀宁丁漕提款及师范学堂津贴”则未见入账。值得点赞的是,尚志学堂的吴绪云、胡渊如两位教书先生,竟捐出全年的“束修”,做起了义务“园丁”,让那些巧立名目做家教赚外快的“当代园丁”们,是不屑还是汗颜呢?

    关于尚志学堂的变迁,张健初老师在《牛!安庆一所小学120年历史,陈延年在此读过书》中抽丝剥茧,一直论证到现今的高琦小学。而我则聚焦1915年以前,因为这个时段的尚志学堂,和陈独秀一家人相关相联。


(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徵信录)

    在尚志学堂捐助名录里,我见到了“陈锡蕃”三个字。在懒悟艺术馆收藏的书画里,有两个陈锡蕃,一是扬州的陈康侯字锡蕃,画得潇洒;一是怀宁的陈衍庶,字昔凡,也作锡蕃,画得严谨。两个陈锡蕃都生活在清末民初,那么这里的陈锡蕃,是扬州的陈锡蕃还是怀宁的陈锡蕃呢?

    《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征信录》,相涉的是怀宁的人和事,加之捐助名录的陈锡蕃名下,还缀以“直刺”二字,直刺是清朝直隶州知州的别称,和陈衍庶曾任辽阳知州一职相合。显然扬州的“布衣”画家陈锡蕃可以排除,这里的陈锡蕃就是怀宁的陈衍庶,即陈独秀的嗣父。看来,研究地方文史既要宏阔的视野,亦不可忽视杂碎的细节。

    1902年和1903年,陈独秀率众在安庆藏书楼组织励志学社、发表反清演讲,成为安徽近代革命的先声。结果藏书楼被查封,陈独秀遭通缉。有意思的是,因陈独秀的革命行为而被查封的藏书楼,给到了正待扩张的私立尚志学堂,这就是程筱苏“旋迁入藏书楼”的出处。有了官方的场地,再以抚藩臬月课奖赏,怀宁丁漕提款及师范学堂津贴,士绅捐助田房租息为常年经费”尚志学堂从私立变为公立,绅士冯汝简从“老板”变成了“职业经理人”。而“始作俑者”的陈独秀则避走南京,结识了南京陆师学堂的汪希颜。汪希颜给其弟弟汪孟邹去信,引荐“皖城志士陈仲甫”,后来陈独秀创办《安徽俗话报》和《新青年》,即由汪孟邹的亚东图书馆出版发行,成了启迪民智和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帜,影响和改变了一个时代,而陈独秀和汪孟邹也由此成为终生的朋友。


(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徵信录)

    尚志学堂从私立变为公立的时间节点,为光绪三十年(1904)三月二十四日,此时的陈衍庶已由辽阳知州升为新民知府,是其一生官运财运最亨通的时段。陈衍庶为家乡的尚志学堂慷慨解囊,捐了纹银五十两,折合龙洋七十四元三角一分。同时献捐的还有怀宁士绅陈尧斋(曾任新疆布政使)、马伯瑶(后任安徽印花税务局局长)、洪思亮(曾任衢州知府、安徽高等学堂监督)、陈同礼(光绪九年进士、翰林院编修)、方晴庵(曾任吉林分巡道)、葛天民(教育名师葛冰如的父亲)等五十一人,其中“职业经理人”冯汝简捐了龙洋十五元,教师葛襄是陈独秀留学日本的同学,捐了龙洋十元。

    《怀宁公立尚志小学堂征信录》里,除了财务收入,大到教学设备的添置,小到一只毛刷的采购,均一一入账。其中有一类开支,是报刊订阅的费用:

1.支《南洋官报》费龙洋八角四分;

2.支《外交报》费龙洋四元五角;

3.支《教育世界报》费龙洋五元;

4.支《中外日报》费龙洋四元三角陆分;

5.支《安徽俗话报》一元贰角

    其时,陈独秀创办的《安徽俗话报》,1904年元月刚刚在安庆诞生,就飘着墨香和《南洋官报》《外交报》《教育世界报》《中外日报》一起走进了尚志学堂,我们不难看出,尚志学堂已不仅仅从形式上由私立转为公立,更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临之际,开始了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的转型,这是国内国际形势发展使然,也得益于陈独秀等先觉们的鼓呼与呐喊。


(尚志学堂旧址)

    陈衍庶、陈独秀父子,或捐助钱财或输出思想,在有意或无意之间,和尚志学堂相关相联。而在安庆度过童年和少年时光的陈延年、陈乔年,和尚志学堂有没有关联呢?

    2021年,中国历史研究院征集海外中共珍稀文献展,首度公开了陈乔年填写的“旅莫中国共产党支部和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支部党员团员调查表”,在教育程度一栏,陈乔年写道:七岁--九岁(1909--1911)在怀宁家中私塾读书,十岁--十一岁(1912--1913)在安徽省立第一中学读书。显然,陈乔年和尚志学堂没有关联。



    缺憾的是,我们没有发现陈延年的“旅莫调查表”,未能见证陈延年1913年以前就读的一手资料。不过1993年6月中共安庆市委党史工作委员会的《陈延年烈士传略》中,载明陈延年先后就读于安庆尚志学堂和全皖中学;1993年7月,中共安庆市委、安庆市人民政府在陈延年烈士铜像碑文中,也有陈延年就读于安庆尚志学堂和全皖中学的记载。这两份相互关联的官方认证,在当时具有相当的权威性。


    2016年末,我配合安庆市委党史研究室的三任主任李银德、张礼成、徐舒媛,还有时任党史研究室资料科科长的方庆寨,共同策划《为了民族的复兴--陈延年陈乔年革命事迹展》时,对陈延年就读尚志学堂这段经历,进行了追根溯源。1985年4月,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陈延年》一书,作者黎显衡是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这是研究陈延年的第一本专著。作者在第一章“青少年时代”和“陈延年生平活动简表”中,均提及陈延年先后就读于安庆尚志小学(堂)和全皖中学。

    后来,我们在安徽省中共党史研究会、安徽省历史学会一九八0年的年会资料中,发现了安徽大学马列室孙其明教授提交的《陈延年烈士传略》,其中同样提及陈延年先后就读于安庆尚志小学(堂)和全皖中学。1984年,这篇传略刊登在中共党史研究会主编的《中共党史人物传》第十二卷,有了比安庆官方更高的权威性,陈延年就读尚志学堂一说,从而被广为引用。

(孙其明《陈延年烈士传略》)

    2011年,已在上海同济大学文法学院院长任上退休的孙其明,为黄山书社出版的《兄弟碧血映红旗--陈延年陈乔年有关资料选编》一书作序,特别提到1979年和安徽大学沈寂教授一起,专程来安庆采访陈独秀三子陈松年,为撰写陈延年陈乔年传记搜集史料。据此分析,陈延年先后就读安庆尚志小学(堂)和全皖中学的出处,得自陈松年对陈延年陈乔年两位兄长的回忆。


    史学研究中,素有“孤证不立”的原则。陈松年在自己口述回忆中,并未提及尚志学堂。陈松年明确指出的,是陈延年曾“进入安徽省立第一中学”(以前叫全皖中学),陈松年的明确指证和42年后公开的陈乔年调查表完全一致,陈延年就读全皖中学的履历,因证据链完整,理所当然的成了铁证。而陈延年就读尚志小学(堂)的说法,有“孤证”之嫌,尚有待佐证支撑。

    本着务实求真的准则,我们策展团队在《为了民族的复兴--陈延年陈乔年革命事迹展》的第一段落“身世篇”(1898--1915)中,以现场解说词相涉尚志学堂,而在展览图册及《陈延年年表》中暂未明确列入。无独有偶,2021年7月,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和龙华烈士纪念馆推出“龙华英烈画传系列丛书”,《陈延年画传》的作者曹典,在“书香门第”一节,提及陈延年曾就读于尚志小学(堂),而在《陈延年大事年表》中则文字无载。显然上海的党史研究专家们,真的很严谨。


    其实,封建官僚的爷爷陈衍庶,出钱襄助尚志学堂,尚志学堂却采购了儿子陈独秀反帝反封建的《安徽俗话报》,而孙子陈延年又在爷爷襄助的尚志学堂里,如饥似渴的读到父亲陈独秀主编的《安徽俗话报》,从而埋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种子,这本是安庆地域文史的一段佳话,然而历史不能靠推测,更不能靠虚构,我们期待新资料的发掘,为佳话佐证、为佳话背书,面貌真实、栩栩如生的还原陈延年陈乔年在安庆勃发的少年英姿。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3-1-28 05:29 , Processed in 0.036502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