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关于民主主义的几点根本思想

2022-7-17 20:43| 发布者: 恭常| 查看:10423|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来自: 江苏《陈独秀研究》2008年第2期

摘要: (一)社会主义是经济的,民主主义是政治的,虽然随后有交流作用。 (二)古代社会根本没有文字,不但没有民主主义这一名词,即所谓原始共产这一名词也是没有的,并且连氏族社会、古代社会,这一大串名词,一概没 ...


     (一)社会主义是经济的,民主主义是政治的,虽然随后有交流作用。

     (二)古代社会根本没有文字,不但没有民主主义这一名词,即所谓原始共产这一名词也是没有的,并且连氏族社会、古代社会,这一大串名词,一概没有。若因此而否认当时的事实,岂非滑稽。

     (三)我们当中有许多人,每每喜欢唱民主主义及国民会议,作它的本质是什么这类讨论,学院派的讨论;今且退一步来讨论它的本质,老托(托洛茨基——抄者注)说得好,国民会议只是一个空洞名词,主要的是看谁来召集,我现在更要通俗的说,国民会议是一座大房子,外面挂着国民会议的招牌,里面有许多人议事,这便是国民会议的本质。此外无所谓唯心论的说法什么本质。它的内容,是由阶级斗争的力量来充实的,这是辩证的说法;凭空规定它的本质,规定它是属于哪一阶级的范畴,这是玄学的说法,教科书的说法。民主主义的本质即是人民公共的事由人民大多数或全体人民来管理,由多数人反对少数人把持,这即是民主斗争,此外没有别的乌烟瘴气的唯心解释。

     (四)资产阶级对土地贵族是多数,所以前者拿民主斗争推翻后者;无产阶级及一切劳苦人民对资产阶级是多数,所以它也要拿民主斗争来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一切新兴的阶级,所有政治斗争的胜利,即把政权拿在自己手中,所有经济斗争是不能根本解决的,因此,我们有理由可以说,每个历史大的斗争,都是阶级斗争;每个阶级大的斗争,最后的斗争,都是政治斗争。多数被压迫者推翻统治阶级的斗争,无不是民主斗争是什么?每个被压迫阶级,若不采用政治斗争即取得政治权力的□□。而□□达到自己争斗所应达之目的,例如资产阶级企图在封建统治之下发展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企图在资产阶级统治之下达到社会主义,这不仅是幻想,而且是反动。在这里,我们可以说,政治明显是经济活动的基础。民主主义与资本主义,是资产阶级高飞的两翼;民主主义与社会主义是无产阶级高飞的两翼;不是无冲突无矛盾,而且缺一不可,而且后者主要依靠前者才能够实现。

     (五)民主主义,不是超历史的,也不是超阶级的,而是随着历史的发展,随着阶级斗争的发展,形成不同的形态;因此,我们可以予以不同的名称:古代社会的民主主义,是原始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是形式的民主主义;无产阶级的民主主义,是□□的民主主
义。

     (六)列(宁)、托(洛茨基)所解释的民主主义二种意义:一为一般的,一为资产阶级的形式民主主义。我们可以引出一千个列、托攻击民主主义的文句,这都是指资产阶级形式的民主主义。马克思主义者,从来未曾根本非难任何民主主义。考茨基拿资产阶级的民主统治形式来非难无产阶级专政的统治形式,列宁的回答:不是说无产阶级专政好过民主统治,而是说苏维埃统治形式之民主的扩大胜过资产阶级之狭隘的民主。

     (七)民主主义,在过去是资产阶级的统治形式,在将来也是无产阶级的统治形式。资产阶级的议会政制,对无产阶级及劳苦大众是专政的,对资产阶级是民主的;无产阶级的苏维埃政制,对资产阶级是专政的,对无产阶级及劳苦大众是民主的;无产阶级的苏维埃政制,对资产阶级是专政的,并不是以专政代替了民主,(简单的以为专政代替民主,此史(斯)大林官僚专政所以发生之最大因由。这是全世界无产阶级所万不可忽视的一件大事!)而是它的民主统治形式,比资产阶级的民主统治形式,在数量上是扩大了,在质量上是由保护□□□□□□□□□□。

     (八)政治上原始的民主主义,和经济上原始的共产主义,是同时存在的:后因为土地民族所破坏。资产阶级革命,恢复了民主主义之一部分,无产阶级及劳苦大众未得着任何权利,所以称它为形式的。并且资产阶级中这部分的民主主义,冒充民主主义来欺骗民众。无产阶级的革命,便要彻底恢复真的民主主义。无产阶级要恢复的民主主义的共产主义,以近代生产力和古代不同,在组织形式上虽然是两样,而根本意义没有两样。这种说法,是资产阶级所害怕的。是资产阶级的学者们所否认的。所以莫尔干(即摩根——抄者)的古代社会和恩格斯的家族的产生及国家之起源这部书。同为资产阶级的学者所服(膺——此字不清)。我倒不愿这样,虚伪(地)把民主主义恭恭敬敬送给资产阶级,这就是资产阶级的义务宣传员!

     (九)恢复民主主义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责任,它为此而斗争。应该从今天一直到阶级与国家的消灭,从落后国家一直到进步的国家。若把它限制在反动时期的中国,我便要问:我们在中国此时提出民主政治,是否降低口号?是否为资产阶级服务?是否站在资产阶级左派的立场来纠正资产阶级右派的错误?老托(洛茨基)提出苏联党及工会民主化的口号,是否也限制在苏联才没有毛病?拿这种特殊国情的狭隘观点,来代替人类历史发展之观察与分析,这正是实际主义者的眼光。只能看见目前中国之实在的需要,而不看见过去及将来之需要。

     (十)国民会议能不能解决民主任务?

     (一段不清)

       国民会议都只是一种组织形式,(不清)

       民主主义,是我的根本思想。我根据这种思想,才(不清)与中国革命(不清):站在无产阶级的阶级立场。(不清)因为现代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民族主义,其内容都是反动的了。也因此,不得(不清)国民会议的争论。不得不和区白主张在国民会议运动中(不清)争论。不得不和商吉士主张不把民主斗争放在无产阶级肩上而争论。我非好斗也,实不得已也。我(不清),此时欺骗的态度,和列尔士、区白、商吉士根本见解是相同的。即是:“民主主义是资产阶级的统治形式”和“国民会议不能解决问题”(列尔士以前并不如此说),这两个公式。




                                         署名:孔甲(陈独秀)

                                      《火花》第三卷第三期

                                             1936年9月25日       







       奚金芳     2008年7月26日下午抄录于南京龙园北路     7.27三校稿。 8.13—15四校。


       本文是《火花》关于民主主义的讨论中陈独秀以“孔甲”为名在《火花》三卷三期(?)增文上发表的重要文献。该刊按语称:“自从本刊登载了孔甲同志的《无产阶级与民主主义》以后,已引起学文同志(们)的回音,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为使同志们与一切革命者对他有清楚的认识起见,我们很想为他作一二次广泛的公开的讨论,我们很欢迎同志们的参加”。紧接此按语的是署名学文(即王学文——抄者)的《思想上的重新武装》一文(P1—6.  1935年11月11日)。王凡西(连根)的《论无产阶级与民主主义》。紧接于王文之后(该刊P7—11),然后是孔甲:《关于民主主义的几点根本思想》(P11—15)。连根(王凡西)还发表了《几点补充》的短文,针对(王)学文与孔甲的观点作批评性驳论。并登出《补遗》短文(P18)。可见这是当年中国托派内一场理论之争。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2-25 06:29 , Processed in 0.033998 second(s), 21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