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陈独秀:“说唱戏不是正经事,实在是迂腐的话”

2023-5-11 08:51| 发布者: brights888| 查看:10611|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来自: 1904年9月10日《安徽俗话报》第十一期

摘要:  列位呀!有一件事,世界上人没有一个不喜欢,无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个个都诚心悦意,受他的教训,他可算得是世界上第一大教育家。却是说出来,列位有些不相信,你道是一件什么事呢?就是唱戏的事啊。列位看俗话报 ...

 列位呀!有一件事,世界上人没有一个不喜欢,无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个个都诚心悦意,受他的教训,他可算得是世界上第一大教育家。却是说出来,列位有些不相信,你道是一件什么事呢?就是唱戏的事啊。列位看俗话报的,各人自己想想看,有一个不喜欢看戏的吗?我看列位到戏园里去看戏,比到学堂里去读书心里喜欢多了,脚下也走的快多了,所以没有一个人看戏不大大的被戏感动的。譬如看了《长坂坡》、《恶虎村》,便生些英雄气概;看了《烧骨计》、《红梅阁》,便要动哀怨的心肠;看了《文昭关》、《武十回》,便起了报仇的念头;看了《卖胭脂》、《荡湖船》,还要动那淫欲的邪念。此外像那神仙鬼怪富贵荣华,我们中国人这些下贱性质,哪一样不是受了戏曲的教训,深信不疑呢!依我说起来,戏馆子是众人的大学堂,戏子是众人的大教师,世上人都是他们教训出来的,列位看我这话说得错不错呢?



《文昭关》杨宝森饰伍子胥


 但是有一班书呆子们说道,世界上要紧的事业多得很,有用的学问也不少,怎么你都不提起,何必单单说这俚俗淫靡游荡无益的戏曲,果真就这样要紧吗?况且娼优吏卒四项人,朝廷的功令,还不许他过考为官,就是寻常人家,忘八戏子吹鼓手,哪个看得起他们。你今把戏子自身分说得这样高法,未免有些荒唐罢。哈哈!列位呀!我看书呆子此言差矣!世上人的贵贱,应当在品行善恶上分别,原不在执业高低,况且只有我中国,把唱戏当作贱业,不许和他人平等。西洋各国,是把戏子和文人学士,一样看待。因为唱戏一事,与一国的风俗教化,大有关系,万不能不当一件正经事做,哪好把戏子看贱了呢。就是考起中国戏曲的来由,也不是贱业。古代圣贤,都是亲自学习音律,像那《云门》、《咸池》、《韶护》、《大武》各种的乐,上自郊庙,下至里巷,都是看得很重的。到了周朝就变为《雅》、《颂》(就是我们念的《诗经》),汉朝以后变为乐府,唐、宋变为填词,元朝变为昆曲,近两百年,才变为戏曲,可见当今的戏曲,原和古乐是一脉相传的。


 按戏曲分梆子、二黄、西皮三种曲调,南北通行,已非一日,若是声色俱佳,极其容易感人。孔子常道:“移风易俗,莫善乎乐。”孟子也说过:“今之乐犹古之乐也。”戏曲也算是今乐,若一定要说戏曲不好,一味尊重古乐,恐怕也合叫现在人用的字,都要写篆体一般。原来这音乐一事,也要随时代改变,今古不同。现在的人,漫说听了古代《云门》、《咸池》古乐不懂,就是懂得昆曲的人,也不甚多了。所以古时有个魏文侯,听了古乐便要睡觉。楚庄王见了优孟(和现在的戏子差不多)方才动心。你道是什么缘故呢?原来古乐的风俗言语,都和当时不同,那听不懂的怎样不要生厌呢?譬如我们忽然奏起中国古乐来,言语曲调,列位都不懂得,列位也要生厌哩。所以现在的西皮二黄,通用当时的官话,人人能懂,便容易感人。你要说他俚俗,正因他俚俗人家才能够懂哩。你要说他是游荡无益的事,倒也不见得,那唱得好的戏,无非是演古劝今,怎算是无益呢。况且还有三件事,我们平日看不着的,戏上才看得见。你道是哪三件呢?一是先王的衣冠,一是绿林豪客(像《花蝴蝶》、《一枝桃》、《闹嘉兴》等类),一是儿女英雄(像穆桂英、樊梨花、韩夫人等类)。列位要懂得这三件事的好歹,便知道书呆子的话是未免有些迂腐了。



《穆柯寨》梅兰芳饰穆桂英


 但是唱戏虽不是歹事,现在所唱的戏,却也是有些不好的地方,以致授人口实,难怪有些人说唱戏不是正经事。我也不能全然袒护戏子,说他尽善尽美。但是要说戏曲有些不好的地方,应当改良,我是大以为然。若是说唱戏全然不是正经事,正经人断不可看,实在是迂腐的话,我断断不敢承认。戏曲究竟是不是正经事,以前已经说过,至于各种戏曲有好的,有不好的,有应当改良的地方,待我一一讲来。各位唱戏的弟兄姊妹们听者。


 一要多多的新排有益风化的戏。把我们中国古时荆轲、聂政、张良、南霁云、岳飞、文天祥、陆秀夫、方孝孺、王阳明、史可法、袁崇焕、黄道周、李定国、瞿式耜等,这班大英雄的事迹,排出新戏,要做得忠孝义烈,唱得激昂慷慨,真是于世道人心,大有益处。就是旧有的戏,像那《吃人肉》、《长坂坡》、《九更天》、《换子》、《替死》、《刺梁》、《鱼藏剑》,这些戏看起来也可以发生人忠义的心哩。


 一可采用西法。戏中夹些演说,大可长人识见,或是试演那光学电学各种戏法,看戏的还可以练习格致的学问。


 一不唱神仙鬼怪的戏。鬼神本是个渺茫的东西,煽惑愚民,为害不浅。你看庚子年的义和拳,不都是想学戏上的天兵天将吗?像那《泗州城》、《五雷阵》、《南天门》这一路的戏,已经是荒唐可笑得很。尤其可恶的,是武松杀嫂,本是报仇主义的一出好戏,却要弄鬼来。武松武艺过人,本没有不能敌挡西门庆的事理,何必要鬼来帮助,才免于败,便将武二的神威,做得一文不值,这样出鬼出怪,大大的不合情理,真要改良才好哩。


 一不可唱淫戏。像那《月华缘》、《荡湖船》、《小上坟》、《双摇会》、《海潮珠》、《打樱桃》、《下情书》、《送银灯》、《翠屏山》、《乌龙院》、《缝搭膊》、《庙会》、《拾玉镯》、《珍珠衫》这等的戏,实在是伤风败俗。有班人说唱戏不是正经事,把戏子当作贱业,都因为有这等淫戏的缘故。看戏的年青妇女多得很,遇了男戏子做这些淫戏,也就难看了。何况还有班女戏子,他也居然现身说法,做出那些丑态,丝毫不知道羞耻,妇女们看了,实在是不成话说,这等戏是定要禁止的呀!



筱翠花、马富禄之《海潮珠》


 一除去富贵功名的俗套。我们中国人,从出娘胎一直到进棺材,只知道混自己的功名富贵,至于国家的治乱,有用的学问,一概不管,这便是人才缺少,国家衰弱的原因。戏中若改去这等荣华富贵的思想,像那《封龙图》、《回龙阁》、《红鸾禧》、《天开榜》、《双官诰》等戏,一概不唱,到也很于风俗有益哩。


 我们中国的戏曲,要能照以上所说的五样改变过来,还能说唱戏是游荡无益的事吗?现在国势危急,内地风气,还是不开。各处维新的志士没出多少开通风气的法子,像那开办学堂虽好,可惜教人甚少,见效太缓。做小说、开报馆,容易开人智慧,但是认不得字的人,还是得不着益处。我看惟有戏曲改良,多唱些暗对时事开通风气的新戏,无论高下三等人,看看都可以感动,便是聋子也看得见,瞎子也听得见,这不是开通风气第一方便的法门吗?听说现在上海丹桂、春仙两个戏园,都排了些时事新戏,春仙茶园里有个出名戏子,名叫汪笑侬的,新排的《桃花扇》和《瓜种兰因》两本戏曲,看戏的人被他感动的不少。我很盼望内地各处的戏馆,也排些开通民智的新戏唱起来,看戏的人都受他的感化,变成了有血性、有知识的好人,方不愧为我所说的世界上第一大教育家哩!


(1904年9月10日《安徽俗话报》第十一期)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6-21 11:38 , Processed in 0.039038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编务支持: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