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答半农的《D--!》诗(先生的诗节选)——纪念陈独秀先生逝世81周年

2023-5-24 10:16| 发布者: brights888| 查看:101074| 评论: 0|原作者: 陈独秀|来自: 本站

摘要: 不知什么是我?不知什么是你? 到底谁是半农?忘记了谁是D? 什么顷间,什么八十多天,什么八十多年,都不是时间上重大问题。 什么生死,什么别离,什么出禁与自由空气,什么地狱与优待室,什么好身手,什么残废的躯 ...



不知什么是我?不知什么是你?


到底谁是半农?忘记了谁是D


什么顷间,什么八十多天,什么八十多年,都不是时间上重大问题。


什么生死,什么别离,什么出禁与自由空气,什么地狱与优待室,什么好身手,什么残废的躯体,都不是空间上重大问题。


重大问题是什么?


仿佛过去的人,现在的人,未来的人,近边的人,远方的人,都同时说道:


在永续不断的时间中,永续常住的空间中,一点一点画上创造的痕迹 ;


在这些痕迹中,可以指出那是我,那是你,什么是半农,什么是D



弟兄们!姊妹们!


那里有什么威权?不过几个顽皮的小弟兄弄把戏。


他们一旦成了人,自然会明白,自然向他们戏弄过的人赔礼。


那时我们答道 : 好兄弟,这算什么,何必客气!


他们虽然糊涂,我们又何尝彻底!


当真彻底地人,只看见可怜的弟兄,不看见可恨的仇敌。


提枪杀害弟兄的弟兄,自然大家恨他 ;


懒惰倚靠弟兄的弟兄,自然大家怨他 ;


抱着祖宗牌向黑暗方面走的弟兄,自然大家气他;


损人利己还要说假话的弟兄,自然大家骂他 ;


奉劝心地明白的姊妹弟兄们,不要恨他,怨他、气他、骂他 ;


只要倾出满腔同情的热泪,做他们成人底洗礼。


受过洗礼的弟兄,自然会放下枪,放下祖宗牌,自然会和作工的不说假话的弟兄,一同走向光明里。

 

(一九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
独秀

 

这首诗作于19191115日,发表于192011日 《新青年》第七卷第二号。1919611日,陈独秀这位五四运动的总司令遭北洋军阀政府逮捕入狱,在狱中关押了98天。直至96日获释出狱。陈独秀在监狱期间,北大庶务主任李辛白在《每周评论》发表《怀陈独秀》的一首新诗。出狱后,《新青年》特刊隆重刊发了刘半农、胡适、李大钊、沈尹默等写的新诗,欢迎他出狱。为了答谢大家的盛情,陈独秀酬和写了以答刘半农为代表的这首新诗。

 

D】是陈独秀名字独秀二字的第一个字母。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2-25 06:24 , Processed in 0.026133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