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循着幸福的踪迹

2015-5-20 17:32| 发布者: 多声| 查看:1056| 评论: 0|原作者: 徐晗

摘要: “奶奶,您裹小脚吗?” 冬夜,一张被子下,我蜷缩着依偎在奶奶怀里。和往常一样,奶奶用她温暖干瘦的腿夹紧了我冰冷的小脚。彼时,我依旧固执地认为那是一双小脚,尽管前一刻奶奶才嘲笑我脚大。 “奶奶可不裹,但我 ...

奶奶,您裹小脚吗?


冬夜,一张被子下,我蜷缩着依偎在奶奶怀里。和往常一样,奶奶用她温暖干瘦的腿夹紧了我冰冷的小脚。彼时,我依旧固执地认为那是一双小脚,尽管前一刻奶奶才嘲笑我脚大。


奶奶可不裹,但我的奶奶裹。月华穿窗,雀跃于地。清冷月色里,奶奶脸上的褶皱开出了一朵花。


小脚好看么?


好看……唔,我的奶奶是这么说的。


脚有多小呢?


也就我这一个巴掌大吧!


窗外冷风四窜,我打了个寒颤,往奶奶怀里蹭了蹭,睡着了。


后来,在梦里,我偶遇了一个老奶奶,很老很老,老到她的背直不起来,佝偻着身子比我还矮一个头。她拄着一根拐杖,在田野里慢慢挪着。她对我笑,阳光下,细密的皱纹爬满她松弛的脸上,眼睛小小的,藏在深深的笑纹里。她一步一步地挪动,好几次,我都担心,她那巴掌大的脚会支撑不起那一崴一崴的身子,然后一头栽下去。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盯着自己的那双奶奶所说的大脚,开心地笑了。


而经年之后,当我用深深笔痕刻下这件幼年往事时,嘴角弧度不减。


我想我的脚是幸运的,它不用担心它的主人跟随一波另类的审美潮流而用一块自诩甚美的翠花布将它用心缠绕,紧紧地而不理会它每一根神经发出的呐喊抗议。即使抗议抵达主人的额头以至于汗珠层层淅出,即使主人上下齿嘚嘚直颤,主人也硬要完成这项看似美丽伟大的仪式。


我的脚不用担心那样的事发生。


它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活的,自由的,自由的就是美丽的。我任由它生长,长成它最自然的模样,自然的就是美丽的。


值得庆幸的是,我也是自由的。


在这样的一个花季年华,我不需待嫁闺中,学针秀女工,学女子的三从四德;不需要遵循着一些陈规滥矩;不需要顺从女子无才便是德。我的命运我在我的手里,我操控着自己的人生。在一个大的社会规则里,我可以扬起自己的女子豪情,去创造属于自己的美丽人生。

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自由的时代属于自由的人。


我感谢百年前那个历史节点的一群青年们,他们的血肉铸造了我们的自由。


自由的人是美丽的,自由的社会是进步的。百年前的青年最终追寻到了他们的幸福,百年后的我们也应该学会去追寻我们的幸福。


巴金的《家》中有这样的一句话:我是青年,我不是畸人,我不是愚人,我要把我的幸福争过来。


愿所有热血青年以自由之身循着幸福的踪迹,奔跑着,前行。




作者:安庆二中 高二(12)班 徐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5-17 06:28 , Processed in 0.034151 second(s), 15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本站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安庆石化第一中学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