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年

2015-5-16 18:48| 发布者: 多声| 查看:10234| 评论: 0|原作者: 董泽慧

摘要: 沧海桑田,日新月异,历史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题记 历经动荡,饱受磨难,顽强不屈,书写百年之史。岁月以时光为刃将中华大地雕琢成今天这个模样。 百年前《新青年》高举“民主”,“科学”两大旗帜,百年 ...

沧海桑田,日新月异,历史功过,自有后人评说。 ——题记


历经动荡,饱受磨难,顽强不屈,书写百年之史。岁月以时光为刃将中华大地雕琢成今天这个模样。


百年前《新青年》高举“民主”,“科学”两大旗帜,百年后德先生(Democracy,赛先生(Science)的足迹遍布神州大地;百年前中国饱受“话中全是毒,笑中全是刀”的吃人者摧残,百年后政府推进作风整治让暗饱私囊的贪官污吏一一现形;百年前中国被西方列强压制,百年后中国社会安定,人民安居乐业。这一百年,中国用努力创造辉煌;这一世纪,中国用行动证明实力。


(一)民主与专制


从感叹“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的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到“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的一代诗仙李白,大概都无法想象二十世纪的那种吃人的社会,更无法想象千年后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处于那样一个绚烂多姿的时代又怎可想得出数百年后的黑暗,处于那样一个军权至上的时代又怎会料得到千年后的民主。


百年前,有“青年得此,如清夜闻钟,如当头一棒”之称的《新青年》推荐与追求那不属于黑夜的太阳;百年后作为我国国体的人民民主专政如圣光普照大地。


中华民族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制度被辛亥革命用武力推翻,而那封建专制思想仍旧腐蚀着二十世纪上半期那些处于吃人社会的民众的心。时至今日,民主共和思想早已深入人心。而那霸占了国人思想宝座的“专制”,也已被“民主”轰下台,随岁月长河逐波而逝。


(二)科学与迷信


“一个人死了之后,究竟有没有魂灵的?”一谈起迷信,我眼前仿佛便看见了那苍老瘦弱的身影,便听见了那充满渴望与绝望的低问。祥林嫂的故事每每读起我都忍不住想为她轻叹一声:迷信终究还是害了她,而像她这样死在那个旧社会的并不在少数。鲁迅用他的笔,用他的文章,努力唤醒那些沉溺于迷信的人民,试图拯救那些被迷信啃噬的心灵。


而在现在这个现代化社会,科学早已证明迷信不过是古代统治者的一种统治需要和人们心理的一种自我宽慰。


祥林嫂因再嫁受到歧视,连作下人都失去了资格,而在那样一个迷信的时代,不知有多少人被残害至死,有多少人守着“贞节牌坊”孤等红颜老。百年后,迷信被打倒,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成了主旋律。科学之风吹遍了中华大地。


(三)道德


道德是社会意识形态之一,是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和规范。


百年前,“狂人”从“仁义道德”中看出了满本的“吃人”二字。而百年后,我们是否真的做到了“仁义道德”这四个字。


如若完全做到了,为何还会有地沟油在餐桌上流通?为何让那原本令人发指,令人望而生畏的垃圾披上正规商品的外衣在市场上流通?


如若完全做到了,为何还会有那么多假货?为何每年3.15晚会总能曝光一些商品的质量问题?


我相信道德现在仍然是存在于人们良心中的标尺,加上国家法律对这种不道德行为进行了较严格的法律规定,也许现在仍不够完美,但既已是黎明,离天完全亮又怎会远呢?


而身为社会一份子,不求做得多好,但希望每个人都能问心无愧。


(四)白话文


一曰:须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须讲求文法;四曰:不做无病之呻吟;五曰:务去烂调套语;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讲对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语。 ——《文学改良诌议》


当胡适第一次提出用白话文和新诗,我仿佛看见封建旧文化被给予重拳一击。


自明清以来,封建统治者为巩固统治,大兴“文字狱”和“八股文”。历经两朝,百年前的人们,思想早已被禁锢。而那些留洋的知识分子,吸收了西方文化,也意识到这种思想的束缚在将旧中国逐渐推向西方列强罪恶的漩涡。


于是改革积极分子胡适发表了《文学改良诌议》,于是激进民主主义者钱玄同提出了废除汉字。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企图用西方文化彻底代替中华文化,百年后的新中国将中西方文化相结合,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在我看来,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文化博大精深,虽然像“老莱娱亲”,“郭巨埋儿”,易牙蒸子而献齐桓公这样的愚孝愚忠并不可取。但像“吾日三省吾身”,“择善从之”,“温故知新”等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上下五千年绚烂篇章的精华浓缩,也是古人千年智慧的结晶。


1946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在全国明文以语文代替国文,而1949年后中共推出了简体字。时至今日,白话文与简体字早已走进百姓生活,成为人民生活之必需。由于白话文和简体字的应用,中国文化快速发展,被注入了新内容和新思想,而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正证明了中华文化已逐渐得到世界所认同。


(五)百年延续


尽管新文化运动自1915年《新青年》创刊至今已恰有世纪之久,但其影响之深远却远不止百年而已。新文化运动所提倡的民主,科学,新道德和新文学,仍然渗透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的方方面面,也还将造福于子子辈辈。我们要跟随党的步伐,听从党的号召,共同创建美好和谐的社会!





——安徽省安庆市石化一中高一(五)班 董泽慧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5-19 13:57 , Processed in 0.035783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编务支持: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