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年反思辜鸿铭

2015-5-16 18:12| 发布者: 多声| 查看:10281| 评论: 0|原作者: 陈若凡

摘要: 100年前,中国思想界发生了一次猛烈冲击。100年后,我坐在书桌前,思考这段历史。 毋庸置疑。新文化运动开辟了中国文化新纪元。驱赶了批判了无数的愚昧与黑暗。而白话文运动,也是改变后世是最大的笔触之一。在陈独 ...

 100年前,中国思想界发生了一次猛烈冲击。100年后,我坐在书桌前,思考这段历史。


毋庸置疑。新文化运动开辟了中国文化新纪元。驱赶了批判了无数的愚昧与黑暗。而白话文运动,也是改变后世是最大的笔触之一。在陈独秀、胡适、李大钊等前辈,风风火火开展白话文运动之际,这个人的执着,也同样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他叫辜鸿铭,被称为清末怪杰。作为一个学者,他与周遭格格不入。外表体现在大家都是“光头”时他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而内在更是不用说,孔学的忠实粉丝,胡适的死对头。但同时他又才华横溢,获得十多个博士学位。他是如此地崇尚中国传统文学。正因如此,在新文化运动日益发展之时,这个还称西方为四夷之邦的人,自然受到了讽刺和嘲笑。但这是否反映出了这个人独特的思想。暂且不论这是否正确,拥护自己坚持的事物自是令人尊重的,也是比那些“随大流”的乌合之众好多了的。当时社会,全民文化素质不高,有的人没有能力去判断是非对错。他们跟在潮流的末端,眼前一片混沌。


一、100年后的一些不足

中国在日益强大,但令人遗憾的是,100年过去了,中国人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无论是非对错,只要有一群人都同意某个观点,并加以宣传,就又有一群人加入。这种跟风的习惯,经久不衰,令人乍舌。最近,某国的马桶盖被公民抢购一空。当记者问及家里是否有需要时,答案大多是否定的。很多人是听到消息,跟风购买。这个诺大国度的公民的思想,怎么能如此容易被左右呢?有多少人,因为大众趋势。放弃了自己原本的选择。——而那选择也许会好很多。如果缺少判断力,这样一个泱泱大国,如何才能发展与进步。


虽然鲁迅猛烈批判过“人血馒头”治痨病。但现今,尚未消除的旧俗,还是会使人们做出一些荒唐可笑的事,而我也亲身经历过。从小,我就被告知——晚上是不能剪指甲的,会对记忆力有摧残。十几年来,我从未在晚上剪过指甲,仿佛碰一下指甲刀,第二天就会浑然不知。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扫盲的文章,才恍然大悟,赶忙告诉父母。一家人在震惊之余,才接受了这个“科学带来的冲击”。


二、100年前伟大运动的不足

这个不足人人皆知,那就是过分抨击了传统礼教。也许正因为如此,现在人的礼仪观念才如此淡薄吧。辜先生曾是宪政的忠实反对者,他认为中国人不需要,因为中华民族是一个有高度道德标准的民族,他们没有成文宪法,但拥有道德宪法。在今天,顾先生的看法自然是不现实的。但一个只能由法律管束的民族能前进也是不现实的。如今世界各地都办起了孔子学堂,中国人手上也重新拿起了儒家经典。我们确实要从传统礼教中学些什么,以提高民族素质。这个延续了几千年的民族,如果可以高度审视祖先的历史,那么他肯定是一条盘踞在东方的巨龙。


三、一些其他的启示


一场运动没有纯粹的好也没有纯粹的坏,但它一定能留下一些启示。每个人的心境不同,看到的启示也就不同。我看到的是对反对者的态度。还是拿辜先生来说——他就是新文化运动中的钉子户。但胡适逼迫过他吗?没有。胡适打击过他吗?也没有。他们虽不断产生摩擦,但那是学术上的摩擦。两个人的立场不同,自然有所分歧。但谁也没有强迫过谁,一定要同意对方的观点。在很多改革中,都有像辜先生这样的钉子户。也许在你看来他们的思想很荒谬,但他们自己却认为理所当然。所以我们应该设身处地地为反对我们的人想想。改革应该要慢、稳、准。


其实在辜先生逝世后,胡适曾写过很多篇文章纪念他。因为是这个人,给了他,对文化改革更深的思考。在中国需要不同思想之间的激烈碰撞,而不应该是跟风与平庸。眼下,我们应该纠正那些从封建时代遗留下的错误,进行正确的改革,并深切的期待,在这片国土上的人民,还能创造出怎样的奇迹与辉煌。



作者:安庆石化一中初中部812班 陈若凡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5-19 12:39 , Processed in 0.036089 second(s), 16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编务支持: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