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研究文章

陈铁健:科学民主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真精神——序石钟扬《五四三人行》
我喜欢读简洁明快的文字,厌恶托沓啰嗦琐碎。 钟扬写书,从《金瓶梅》、《三国演义》古典文字研究作品,到《文人陈独秀》,论据妥贴,晓畅明白。可谓史有真实,文有丽采,哲有思辨,与俗文庸书迥异。史学家不易 ...

分类:    | 2022-7-7 22:50

百年红色工运——陈独秀为沪东女工发声
百年红色工运——陈独秀为沪东女工发声
传承百年薪火 · 追寻初心力量 1843年上海开埠后,杨树浦港与周塘浜(近代填没筑长阳路)交汇处的高郎桥(又称长阳路桥)地区逐渐成为沪东棉纺织工人的聚居区。它以沪东北片纱厂区为轴心,集中居住着5000余名棉 ...

分类:    | 2022-7-7 11:00

颜坤琰:章士钊与陈独秀的诗书唱和
章士钊与陈独秀两人交往密切,早年曾一起革命,陈独秀创建中国共产党后,两人因政见不合而分道扬镳,但在个人感情上仍然彼此关心,诗书往来不绝,私谊长存。1932年,陈独秀被捕,章士钊多次出庭为陈独秀辩护,时人称 ...

分类:    | 2022-7-6 20:25

邵建:胡适与陈独秀关于帝国主义的争论
  一   1925年10月10日,“五卅”过去几个月了,胡适从武汉讲演后,回到北京,旋又南下上海。三天后,上海亚东图书馆的汪原放在日记中记道:“晚八时,仲翁来,……听见适之兄到了,非常高兴欢喜,坐谈了很久 ...

分类:    | 2022-7-6 13:39

刘谓福:陈独秀故居 · 今日蒿蓬难掩昨日辉煌
  2005年11月初的北京,北风萧萧,天日朗朗。我怀着朝圣的心情,寻访了陈独秀的故居——箭杆胡同20号(原9号)。   我按照一篇文章的标示,由沙滩北京大学红楼旧址向西再折南,沿着北池子大街走300多米,估摸着 ...

分类:    | 2022-7-6 13:08

吴晓:杨明斋为陈独秀鸣不平
  1929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关于开除陈独秀党籍并批准江苏省委开除彭述之、汪泽楷、马玉夫、蔡振德四人决议案》之后,中共江苏省委于11月下旬,又召开了第二次全省代表大会,拥护中央反对托派的方针, ...

分类:    | 2022-7-6 12:46

赵映林:胡适四次营救陈独秀
  由于政治主张相悖,陈独秀、胡适分道扬镳,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陈独秀一生遭绑架一次,四次被捕。遭绑架那时他与胡适还不相识。后来的四次被捕,胡适均不遗余力地积极营救他。   1919年6月11日, ...

分类:    | 2022-7-6 12:34

张登善:陈独秀墓的四次修建
  我第一次看见陈独秀在安庆的墓,是在1998年。那时我到安庆市开会,会后,集体到北郊十里埠参观。那个墓实在是简朴、荒凉。在一片小树林里,有一个小小的土丘,立着一块小小的墓碑,碑的正面只有“陈独秀之墓”五 ...

分类:    | 2022-7-6 11:05

孙郁:张国焘笔下的陈独秀
  五四以后的中国,文化与政治何以渐渐左转,对研究者一直是个谜。这左转的背后,定然有它逻辑的必然,什么是它的合力,那就非一两句话可以说清了。国共两党的发展史与文学的发展史,是两条不同线。认识每一条线, ...

分类:    | 2022-7-6 10:53

叶尚志:陈独秀 · 除却文章无嗜好
  国内关于陈独秀的著述主要涉及政治历史,文化历史方面虽也不可能不涉及,但毕竟比重较小,不大相称。最近已知有人注意及此,不免引发我很多联想。   陈独秀先生在他波澜广阔的生涯中,最早、最多关注的是文化 ...

分类:    | 2022-7-6 10:26

张家康:陈独秀与托洛茨基的交往
  大革命失败后,陈独秀受到共产国际的指责,作为错误路线的领导人,几乎承担了全部责任。对此,他陷入困惑、迷茫之中而不能自拔。当他获悉托洛茨基的政见与其一致时,便有意引为知音,开始进行党内反对派的活动。 ...

分类:    | 2022-7-6 10:13

徐光寿:陈独秀对共产国际由分歧到屈从
  陈独秀在一生64个春秋中仅仅去过两个国家:日本和苏联。青年时代他五次前往日本,主要为了进行政治避难并寻求真理。按照中央决定,1922年11月至1923年1月,陈独秀曾经率领中共中央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了共产国际 ...

分类:    | 2022-7-6 10:01

祝彦:陈独秀在监狱的研究生涯
  1932年10月15日,由于托派内部叛徒出卖,陈独秀于当晚在家中被国民党上海警察逮捕。1933年4月20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公权15年;后经他上诉,才被改判为8年,剥夺公权则部分撤销。   远在“五四”运动 ...

分类:    | 2022-7-6 09:38

丁弘:陈独秀最后的生活和政见
  鹤山坪在四川江津县乡间的群山环抱之中,远望山峰如仙鹤挺立,林木葱葱,人迹罕至。1939年5月底,陈独秀在战乱中流亡至此,这是他生命的终点。   当时,陈在病中,他给友人的信中谈到:有血压高,“日来头晕 ...

分类:    | 2022-7-6 09:28

陈铁健:写历史应去伪饰求真实
  陈独秀——被嘲弄的历史人物      北京皇城根遗址公园南端,明代东华门城基陈列处,墙上嵌有一块全园游览路线和周边街区详图,用黑色大理石雕刻描金,图像清晰,标注详密,唯独遗漏了近在咫尺的箭杆胡同9号 ...

分类:    | 2022-7-6 09:18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4:35 , Processed in 0.023310 second(s), 7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