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独秀文章

《后记》与信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读者读完本篇文字后,便可知这一题目之由来。所谓《后记》是何之瑜将陈独秀的四篇文章《我的根本意见》、《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再论世界大势》和《被压迫民族之前途》编綦成册后所写 ...

| 2022-4-13 21:24

给 Y 的信①
Y 兄②: 返校后来示敬悉,× × ③带给你的江津日报,望寄给我,弟不愿送文章在该报登载,而× × × 已快走了。× × 已赴印度,前函已告兄,谅已收到了。兹送上一文(原编者按:即《被压迫民族之前途》)可以 ...

| 2022-4-13 21:09

再论世界大势①
有人说我在“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一文中所估计的国际形势,将来只有帝国主义的天下,这未免太悲观了。我以为评量客观上的估计只应问其现实性如何,不必论其是否悲观。现世界自前世纪之末以来,金融资本即已冲破了民 ...

| 2022-4-13 17:44

战后世界大势之轮廓
  历史决不会重演,此次大战已使世界各方面发生巨大变化,或已发生巨大变化之萌芽,拿过去理论公式的表格来填写将来的事变之发展,简直不中用了。   此次大战不外三种结果:一是英、美和德、日不分胜负而议和; ...

| 2022-4-12 22:54

致朱家骅
骝先先生台鉴: 国焘兄来津,奉读手教,并承赐国币八千元,远道将来,不敢辞却,无劳而领厚赐,受之实深惭愧也。弟寓人口既少,生活又简单,去年赐款尚未用罄,今又增益之,盛意诚属过分,以后如再下赐,弟决不 ...

| 2022-4-12 21:29

致 S 和 H 的信
H S 二先生: 与 H 【注:H ,即胡秋原。】先生别三年矣,与 S 【注:S ,曾被误认为孙洪伊。后经郑超麟老先生致信胡秋原询问,乃确认是孙几伊。】先生更廿余年不见了。回忆北京之游,真不胜慨叹! 顷见二位 ...

| 2022-4-11 21:59

给 Y 的信
Y 兄: ……兹附上致 H S 二君函,望与彼等通信时转去。…… H 等希望我跳出马克思主义圈子(陶孟和也是如此)乃彼辈一向之偏见,不足为异,我辈最好与之讨论实际问题(历史的及现状的),使之无可逃遁,不必牵 ...

| 2022-4-11 21:36

给西流的信
  西流兄左右:日前寄上一函,内附超麟兄来信,想已达览,七月廿一日手示并守一兄的信已读悉,因病不能早复兄信,今犹如此(此函陆续写了廿余日才写好,精神不佳可想)。望勿多疑!   来函谓:“他对民主的了解 ...

| 2022-4-11 20:58

给连根的信
……【注:省略号是原有的】你们的意见一致,我都见着了,不得不力疾简单的复你数语:你们错误的根由,第一,是不懂得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之真实价值(自列托以下均如此),把民主政治当着是资产阶级的统治方式,是伪善 ...

| 2022-4-10 11:26

实庵自传
第一章 没有父亲的孩子   休谟的自传开口便说:“一个人写自己的生平时,如果说的太多了,总是免不了虚荣的,所以我的自传要力求简短,人们或者认为我自己之擅写自己的生平,那正是一种虚荣;不过这篇叙述文字所 ...

| 2022-4-9 20:40

致台静农等人信二十九封 (1939年5月—1942年2月)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台静农先生珍藏书札》(一)收有陈独秀晚年给他的信百余封,关于文字学方面的信已选入本书第六卷。现将有关陈独秀的健康状况、余稿刊印出版以及与友人交往等信件29封(其中致邓仲纯、陈 ...

| 2022-4-9 20:21

致杨朋升信四十封 (1939年5月5日—1942年4月5日)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 杨朋升,又名鹏升(1900—1968),号蓬生,别号泰型,书画署名铁翁。四川渠县平安乡人。1916—1919 年在北京读书,受到新文化运动影响,后留学日本。抗战爆发后,陈独秀到武汉时,杨 ...

| 2022-4-8 23:02

时事短评(1932年1月23日《热潮》第六期)
妙高台上的中国政府!   汪精卫很坚决的主张“组织政府之权属于中国国民党”,现在他们宁粤统一了,新政府果然仍旧中国国民党组织起来了,然而他们政府的三个主脑即中政会全体常务委员,一个跑到奉化的妙高台,在 ...

| 2022-4-4 23:56

挤他们到后台去!
  陶知行先生说:“外患之来是一个民族的唯一的试金石。”(一月十六日申报自由谈)我以为可以而且应该再加上一句:对外民族斗争是一个民族中各阶级层之最好的试金石。每个阶级层,迟早都会自动的将它的妥协性和革 ...

| 2022-4-4 23:55

致托洛斯基
  以农业国的中国对工业国之日本之战争,开战前国民党政府没有作战的意志,仓卒应战,最不可少的准备太不够,甚至某些部分简直没有,开战后复以反革命的方法来执行民族革命的任务,所以军事失败并非意外的事。   ...

| 2022-4-4 23:13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2-12-3 03:14 , Processed in 0.032936 second(s), 7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徐晓春 主编:李银德 执行主编:陆发春 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特邀编辑:汪淇

联办协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上海链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安徽江航爱唯科环境科技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