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独秀文章

时事短评(1932年1月23日《热潮》第六期)
妙高台上的中国政府!   汪精卫很坚决的主张“组织政府之权属于中国国民党”,现在他们宁粤统一了,新政府果然仍旧中国国民党组织起来了,然而他们政府的三个主脑即中政会全体常务委员,一个跑到奉化的妙高台,在 ...

| 2022-4-4 23:56

挤他们到后台去!
  陶知行先生说:“外患之来是一个民族的唯一的试金石。”(一月十六日申报自由谈)我以为可以而且应该再加上一句:对外民族斗争是一个民族中各阶级层之最好的试金石。每个阶级层,迟早都会自动的将它的妥协性和革 ...

| 2022-4-4 23:55

致托洛斯基
  以农业国的中国对工业国之日本之战争,开战前国民党政府没有作战的意志,仓卒应战,最不可少的准备太不够,甚至某些部分简直没有,开战后复以反革命的方法来执行民族革命的任务,所以军事失败并非意外的事。   ...

| 2022-4-4 23:13

致郑学稼信八封 (1938年9月12日—1942年4月20日)
《陈独秀著作选编》编者按:郑学稼《陈 独秀先生的晚年》一文,载于香港出版的 《掌故月刊》1972年4月。其中有陈独秀写给 他的信十四件。且件件有手迹影印。后,郑 又将此文和信收入他的著作《陈独秀 ...

| 2022-4-3 23:35

我们为什么反对法西斯特
  张伯伦说:“任何国家,欲以武力统治全世界,余则认为非抵抗不可,因在此种之统治下,酷爱自由之人民统不能一日生存也。”罗斯福也屡次显明的以摧毁民主与自由斥责希特勒之统治。东西两半球这两大民主国的政治领 ...

| 2022-4-3 22:18

抗战一年
  此次对日全面抗战,虽然开始于去年八一三上海之战,而历史上的意义,当以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始,至今恰好一周年了。   这一年是中国历史上最光荣最有价值的一年,一年战争中所给予我们的经验与教训,胜过一百 ...

| 2022-4-3 11:57

我们不要害怕资本主义
  不但是亡了国只要丧失了煤铁棉花等重要原料的区域而不能恢复,工业也很难发展。在抗战中,工厂被破坏,海口被封锁,更谈不上工业,因此也谈不上什么主义。如果我们一面高唱抗战建国,一面却因为回避意见纠纷,主 ...

| 2022-4-3 11:33

告日本社会主义者
  日本如果还有社会主义者,我这篇文章便是献给他们的。   把压迫国的资产阶级和被压迫国的资产阶级分别看待,把殖民地半殖民地反抗帝国主义的战争和帝国主义间的战争分别开来,对于殖民地半殖民地反抗帝国主义 ...

| 2022-4-2 22:54

“八一三”
  此次抗日战争,自历史上的意义言之,自当溯之“七七”芦沟桥事变,然由地方事件发展到中央出兵,形成两国正式战争之开始,则为“八一三”上海之战。   自“八一三”上海开战之前夕以至今天,对于在南方开战之 ...

| 2022-4-2 21:51

资本主义在中国——在重庆民生公司讲演
  人类进化有两种形式:一是循序的进化,一是跳跃的进化。循序的进化是依一般进化的阶段,循序渐进;跳跃的进化是跳过中间阶段,突然进化到较高的阶段。循序的进化之真实性,除了进化论的反对者,已为众人所周知, ...

| 2022-4-2 18:09

致松年
松年: 三日抵此,不仅用具全无,屋也没有了①。方太太到渝,谅已告诉了你们。倘非携带行李多件,次日即再回到重庆矣。倘非孝远先生招待(仲纯之妻简直闭门谢客),即有行李之累,亦不得不回重庆也。幸房东见余 ...

| 2022-4-2 13:51

我们为什么而战?
  要问日本兵士为什么而战,他们多数的答复是为执行上官的命令而战,稍稍进一步的答复是为国威而战,此外便没有了,只有他们的政府知道真正是为什么而战。   我们为什么而战呢?我们多数的兵士知道为了日本鬼子 ...

| 2022-4-2 13:35

告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们
  现代的经济制度只有两个:一是资本主义制度,一是社会主义制度,没有第三个。私人资本制度是资本主义的范畴;国家资本制度也是资本主义的范畴;节制私人资本,只有使资本主义之发展停滞缩小,仍然属于资本主义范 ...

| 2022-4-2 13:13

敬告侨胞——为暹逻《华侨日报》作
我奔走社会运动,奔走革命运动,三十余年,竟未能给贪官污吏的政治以致命的打击,说起来实在惭愧而又忿怒;然而我过去不曾自暴自弃和自杀,将来也不会自暴自弃和自杀,但愿与海内外志同道合的人们携着手共同奋斗到底 ...

| 2022-4-2 12:57

说老实话
  “负责任,说老实话”,汪精卫先生这两句话,特别对于现在的中国人(精卫先生自己和我当然都在内),真是逆耳的良言!   我以为这两句话实在是一句话,不说老实话的人,决不会负责任,话既然不老实,根本便无 ...

| 2022-4-2 12:41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陈独秀研究 Chenduxiu.net ( 皖ICP备11019635号-3 )

皖公网安备 34080302000148号

GMT+8, 2024-2-22 18:56 , Processed in 0.034999 second(s), 7 queries .

本站顾问:沈 寂 程继兵 李银德 徐晓春 主编:陆发春 执行主编:万多胜 吴力伟 蒋正涛

主办:安徽大学陈独秀研究中心

主编热线:13955602328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2-2021, 陈独秀研究网

  • QQ: 59268797

    主编热线

    13671566348

    电子邮件

    shanghaipet@qq.com

    在线时间:8:00-16:00

  • 返回顶部